我们爱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香墨弯弯画 > 起 我的临时书架
  小窍门: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回车键进入章节目录!

香墨弯弯画在线阅读

起之卷  起

入库时间:2010/8/7 4:04:56
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的临时书架
亲,新功能上线啦!支持二维码扫描,可以更方便的用手机阅读,欢迎试用!!!
识别二维码
穿越进手机
        
      暮夏时,午后下了一场雨,东都的天气便见了秋意的微寒。
  香墨拿着美人锤给榻上午睡的陈王妃李氏锤着腿,四下里寂然,唯有雨落之声隐隐传来。由于下雨室内一排六扇格的窗子都关上了,红木的窗子上漏雕为花,花下为蝙蝠,取的是洪福齐天之意。室外昏暗的天光顺着精巧的花样漏了进来,几丝极细微的光线,一浓一淡之间,犹如淡淡的水渍,在绣着繁花盛放的波斯地毯上晕开。
  过得半个时辰之后,雨声渐渐的低了下去,香墨不禁也见了困倦,手下的美人锤便也有一下没一下的落在陈王妃身上,榻上熟睡的陈王妃似是觉察了,懒懒的翻了个身,口中低低呢哝了一声:“好闷……”
  香墨一惊,忙从淤积的光烟中慢慢起身,放轻脚步打开了窗。雨后的寒气顺风蓦然扑来,混着泥土的味道。陈王妃所居的来凤楼位于高处,窗外乍青还灰的薄雾的笼罩下,陈王府就在眼前。碌灰筒瓦塑龙脊的屋檐幢幢相衔,一色高高水磨青砖墙内长廊蜿蜒,月牙门洞叠叠,本是精致秀美已极的景色,在雨后却呈现出一种沉重的令人窒息的错觉。
  香墨不禁一个冷颤,忙放下了蝉翼窗纱。窗纱刚放下,珠帘后的外室就传来一声极低的咳嗽声。香墨转头看去,悬挂在珠帘上的松花色缨络微微动了动,帘外隐约可见一个青色身影。
  香墨掀了帘子出来,就看见外间侍奉茶水的青儿。不由一紧眉头,往门外一扬下颚,青儿忙跟她一同到了门外,香墨这才翘指一点青儿的额头,开口训道:
  “装神弄鬼的做什么,不知道王妃在午睡吗?越来越不知道规矩了!”
  青儿极委屈但也不敢回嘴,只颤着声音道:“香墨姐,五夫人来了说什么也要见王妃,燕脂拦着就被打了一记耳光,罚跪在前厅呢!”
  香墨一愣,怒极反笑:“养你们也不知道干什么吃的,你们才是王妃面前的头等丫头,平时有了喜事好事就知道你争我夺的往前冲!燕脂不过是个二等的粗使丫头,端茶侍水的差使什么时候轮到她了?还不是你们几个打量着事情不好,黑了心肝的推了她上去顶罪!”
  说完也不待青儿解释,就急急的往前厅走。才到了廊下,里头的丫头早把帘子高高打起来,见了救星似的笑道:“五夫人,香墨来了。”
  厅上高坐的一个二十七八的美妇,一头乌油油的头发高高挽着,攒珠累丝金凤口里衔的一粒硕大的珍珠,严妆浓粉却掩不住凤目下的深重黑影,已是半憔悴的模样。妇人的脚下跪着一个青衣的侍女,虽低着头但面上那记鲜红的掌痕依旧清晰可见。
  “五夫人。”
  香墨上前两步笑着给那妇人福下去。五夫人知道香墨是陈王妃身边的头等得意人,连忙要起身搀住,去不想香墨一闪身,便来到跪在地上的燕脂面前,抬手挥下,一记极为响亮的耳光声顿时响彻室内。
  王府里打人也是有一套规矩的,声音越是响,落在面上的力道就越是轻。嫁入王府多年的五夫人又如何不知道,只是不想如此当面的遇到难堪,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中,面上阵青阵白。
  那边的香墨却不看五夫人,只掐着腰指着燕脂骂道:“下作的小娼妇,府里的规矩都不知道了?!这里是什么地方?王妃又是什么身份?从陈王府正门大红花轿抬进来的正经主子,王府里几百口的琐事已经够让她操劳的,每日能休息的午睡还要来吵,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份,哪里就容得你在这里撒泼放肆!”
  跪在地上的燕脂也不回嘴,只掩着面无声流泪,香墨骂罢转头又对守在门口的丫鬟婆子道:“看着干什么,燕脂没眼色你们也没有吗?还不把她拖出去!”
  门口处的婆子此时才毫无声息地步入厅内,不动声色的拉起燕脂就拖拽了出去。
  香墨此时才把眼睛轻轻往五夫人身上一落,浅笑开口:“五夫人,您找王妃有什么事。”
  彻底白了一张脸的五夫人已经说不出话,转身就走,走到了院子里又住了脚步,强笑着回头对香墨道:“王妃午睡我就不打扰了,晚上我在过来。”
  香墨倚在门上,一手环在胸前,一手拿着手帕掩唇笑道:“真对不住,五夫人,今晚王爷要领着新进门的七夫人来给王妃进茶。我想您也知道,这种场合,您还是不在的为好。”
  这么说时,香墨那丝毫没有笑意的微凉的眸子噙着一丝极幽深的讥讽,斜斜一瞥。
  五夫人身子一晃,便栽在身旁的丫鬟身上,凤目里几乎是含恨怒视着香墨,香墨也不胆怯回避,仍是看着五夫人,唇角的一缕笑意丝毫不减。
  过了半晌,五夫人才在随身丫鬟的搀扶下踉跄着离去。香墨这才转身对站在廊下的燕脂道:“怎么样?还痛吗?”
  燕脂勉力一笑,微摇了摇头:“姐,我没事……”
  只摇头的功夫,那一双如水银般清冽的眸中含着的泪珠就又掉了下来,大滴大滴的沁湿了衣襟。泪水和着面上那抹鲜红的掌痕,竟然依旧是清丽得动人心魄。
  香墨只觉得胸口蓦得一紧,仿佛一支无形的针刺入,那样牵痛。半晌,方拿起手帕为她拭了拭眼泪:“好了别哭了,没事了,万事有姐姐在,谁也欺负不了你。”
  燕脂抽噎着还待说什么,青儿已经走了过来,讨好的笑道:
  “香墨姐,王妃找你呢!待会我来帮燕脂上药就好了。”
  香墨不敢耽搁,转身又回到后院。此时陈王妃已经起了身,想是刚刚梳洗过,几个丫头手里捧着银盆,手巾胰子等物刚打了帘子出来,看见香墨忙都站住了,未语先笑道:“香墨姐。”
  里面的陈王妃听到声响,便唤道:“是香墨吗?进来吧。”
  雨后的天光正好,窗外的一架蔷薇依旧开的极为繁盛,映在蝉翼窗纱上花枝随风摇影,带着雨后的湿意在室内像潋滟似地漾开来。紫铜熏炉里的焚着百合香,极为馥郁的味道。陈王妃在这一片影与烟的芬芳中懒懒的坐在梳妆台前,正在梳头,一头乌发如流水一般,顺着半旧的湖青的内衫蜿蜒而下。
  陈王妃喜静,香墨放轻了脚步,走到李氏身前曲一曲膝,福了一个常礼:“王妃。”
  “她们几个手就是不如你巧,还是你来帮我梳头吧。”
  李氏一手撑着下颌,绣着杏黄缠枝花卉的宽袖由倚着案几上的手,自乌木的棱角铺泻而下,懒散中拢了一袖的尊贵与跋扈。
  香墨便接过了一旁丫鬟递过来的白色绣巾,披在陈王妃肩上,然后在拿起木梳,将一头乌发对镜一点一点拢起。陈王妃向来不喜欢素净,但也自持名门出身不肯过度张扬,所以香便选了两只金镶玉的步摇,配上了几色杏色簪花。
  梳好了妆就又拿起一面铜镜,前后相映中,乌发杏花金镶玉,更加衬得人面胜花。陈王妃已是三十过五的人,年华不再笑起来已难掩眼角细小的纹路,她自己也知道,所以再满意也不过一副半笑不笑的模样:“做的很好,香墨。”
  见陈王妃满意,香墨方才撤了垫在她肩上的白色绣巾,然后笑着福了福身回着陈王妃一语双关的话:“您不怪奴婢多事就好。”
  陈王妃拿起簪子挑了一点胭脂,却不着急抹,只拿在手中把玩,面上的笑意愈见浓重:“我怎会怪你,你做的很好。我要是说她,毕竟有失了身份。不过是个失宠的妾侍,又是个烟花贱人出身,凭借着自己得过王爷几年的眷宠竟然还敢到这里来,做出那副张狂样!”
  话说到最后已经勾起了李氏的隐恨,银簪子在手中越攥越紧,手指一个恍惚,银簪卡吧一声断成了两截。挑在上面的胭脂落在手上,一点暗红,淤血一般异样芳香。
  香墨并不惊慌,只拿起一旁的用上好的纯白敬尧棉布裁成的手巾,在银盆子里沾湿,一边为陈王妃擦手一边道:“主子莫嫌弃奴婢张狂了就好。”
  “你啊越是张狂越好,我偏偏就喜欢你这副张狂样!”
  陈王妃一手掩唇,声音轻颤,细白若葱尖的指下漾出了几许沉沉的笑意。过于矜持的笑声,让人猛地一怔,心颤不止。
  “主子也不知是夸奴婢,还是贬奴婢。”
  “燕脂是你妹妹吧?明儿叫她进内堂来服侍好了。”
  闻言香墨猛地抬头,正看见陈王妃用螺黛画得高挑的眉峰下,微眯的眼映着阳光灼灼闪跃,似两簇刀光,极是锋利。
  她微微打了个寒噤,面上仍带着笑意:“主子对奴婢太眷顾了,奴婢感激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按理说奴婢不应该推辞主子的恩典,可是燕脂虽有几分容貌,手脚脑筋俱是笨的出奇,进了内堂怕帮不了主子,反而惹主子心烦。”
  陈王妃这才满意的弯下眉眼,亲自用一双保养的精细手握住了香墨。
  “瞧你这孩子,真是的。那就让燕脂继续留在外堂吧,那起人想来看在燕脂是你妹妹的份上,也不敢为难了她。”
  香墨福身言谢,转身时才暗暗呼了一口长气。

  晚上不轮到香墨当值,她就去看望燕脂。燕脂所居的丫鬟们的院子里此时甚为冷清。香墨落步极轻,无声无息推了门,正碰见小丫鬟巧蓝拉着燕脂看着什么,见香墨进来,巧蓝一下子猝不防及,手忙脚乱的把一个物件藏在身后就要往外跑。
  香墨一把抓住她:“作死的小蹄子,做了什么亏心事,见了我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过来,我能吃了你不成!”
  巧蓝几乎哭出来:“好姐姐,我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
  说着把藏起的物件递到了香墨的眼前,原来是一件红色肚兜,上面绣着一枝烟霞色的双头并蒂花。
  香墨一愣,随即面红耳赤。她的父亲是王府中的账房之一,也曾教过她和燕脂读书写字。最初学的就是蔡邕的《女诫》,其中讲穿衣服的颜色和打扮代表了女子德容,所以正经人家的女子即便是成亲时也是绝对不能穿红色的内衣。眼前的肚兜不仅是大红色,还是并蒂花的图样,一望而知就是娼家女子的东西。香墨气得啐了一口,拧着巧蓝的耳朵便骂道:
  “小娼妇不学好,一天挑唆着燕脂也跟你们不学好,弄了这种肮脏玩意进来,看我不打断你的手!”
  燕脂连忙上前拉住她,哀求道:
  “姐!你就饶了她吧,她还小呢!柳大娘进来送绣样,她看见这个新作的肚兜觉得新鲜才留下的!”
  香墨见燕脂秀眉半蹙,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更显得掌印殷红,握着她的手指尖冰凉,竟没有一点温度。香墨心下一软于是用回手一握,又用另一只手在在巧蓝额头上一点,只板了脸对巧蓝训道:“再敢有下次,看我不秉了王妃把你撵出去。”
  巧蓝知道没事却也不敢再待,一溜烟的跑了出去。香墨这才转头对燕脂道:
  “这里人多嘴杂的,到我那里去吧。”
  香墨因是陈王妃的得意人,居处专门独设一间,位于陈王妃所居的来凤楼之后,极为幽静静。燕脂关了房门,方面露忧色的问道:“姐,你晌午那么做真的好吗?那毕竟是五夫人,她是主wǒ men是奴,虽说她现在失了宠,但是……”
  “你啊!榆木脑袋什么时候才能开开窍。”香墨找出了药膏一边为燕脂抹在颊上一边低语:“我之所以敢这么做,不过是打量着五夫人大抵活不了多久了。”
  燕脂悚然一惊,失声道:“什么?!王妃要……”
  香墨急忙掩了燕脂的口:“嘘……小声些!”
  燕脂沉默了半晌,便仿佛累了慢慢躺在床上,睁着眼看着床上幔帐。屋外暮色已浓,前院想来是喜好热闹的陈王又在宴客,笙鼓丝竹之声隐约可闻,那样的极盛繁华,明明很近却又极远,茫茫然,她们仿佛终其一生也抓不到繁华里的丁点梦境。
  “爹病着,肺痨那种病人人都怕过了人,主子们没撵了出去也不过是看在你面上。我和哥哥又都是没用的,帮不了姐姐反而拖累你。姐姐只比我大一岁,却要负担全家……”
  燕脂缓缓阖上眼,垂下的睫毛在眼下投落两道阴影,晦暗沉重,然而十六岁的花一样的年纪,无论怎样的表情都是极为美丽的。
  香墨的眼却渐渐起了一层潮意,连忙也躺在燕脂身侧,勉力笑道:“刚才王妃说要提拔你进内堂,我给你辞了。你啊,就是吃亏在太漂亮上了。咱们注定了是奴才命,还不如长得丑点,才好安然过活。”
  燕脂张开眼定定看着香墨,明眸似弦月,已经笑出了声:“说的好像你长的多丑,丑的能让咱们王妃安心似的。”
  “我倒是不丑,只是黑了点。”香墨心中一沉,冷冷笑道:“咱们王爷向来喜欢像你这样的白皙美人,所以王妃才放心把我当心腹用。”
  她这样的神色让燕脂也不禁面上一暗,随即扑进了香墨的怀中,一阵的上下其手:“姐,你刚才那么骂巧蓝,可是我看见你脸都红了,肯定也好奇那肚兜吧?”
  香墨最怕痒,偏偏燕脂手指极凉,仿佛细小的冰块触在肌肤上,她忍不住笑出声来:“有什么好奇的,跟咱们穿的不过就是颜色不一样罢了。”
  “那你穿来看看嘛!”
  说着扯了香墨的衣衫就要把艳红的肚兜给她系上。香墨一叠声的惊叫道:“别把这没羞的玩意往我身上弄!”
  “我偏要!”
  两姐妹的笑闹中,东都天街的鼓声响起了。东都的传统,鼓声代表着宵禁的开始,一天的结束。

    
□□我们爱看_WoMenAiKan.com□□

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的临时书架
  小窍门: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回车键进入章节目录!

本站作品收集于网络,仅供原创作者、读者学习,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速通知我们,我们将尽快进行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menaikan.com 我们爱看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90114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