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香墨弯弯画 > 合36 我的临时书架
  小窍门: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回车键进入章节目录!

香墨弯弯画在线阅读

转之卷  合36

入库时间:2010/8/7 4:05:17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的临时书架
亲,新功能上线啦!支持二维码扫描,可以更方便的用手机阅读,欢迎试用!!!
识别二维码
穿越进手机
    玉湖岸边垂柳,翠绿的枝桠如轻裁的鲛绡几乎垂到地面,细柔柔地枝条纷拂,绵亘与岸边,婀娜柔曼,将玉湖的水染得片青碧。划船的内侍将木桨在岸边的青石上顶,封旭乘的舴艋舟从那带青翠中脱离出来,尖葱的指甲似地滑进宽阔的湖面,往紫薇洲驶去。

    万寿山和紫薇洲隔着玉湖比邻,横过座石桥相接。舴艋舟行过万寿山时,远眺过去,满眼千条万条枫色滟光交织,影在湖中,染作溶溶。舴艋静驶冲破由碧而赤的湖水,轻柔的涟漪中,渐渐近紫薇洲。

    蓦地,他远远看见桥上行彩衣子穿过石桥,风雅华丽。

    名宫装子也看加湖面远远驶来的人,从腰带间取出小扇,指指,道:“呦,不是青王殿下?”

    随即自桥栏上探出身,折扇举在头顶遮住刺目的阳光,扇面上的金粉映着红叶染成鲜红色,扬声道:“王爷!刚从岸上过来吗?今儿怎么想起入宫?!”

    话语轻佻肆意,恍如夏的大丽花那样艳丽和热情。

    封旭仰头看去,炙烈的阳光直透眼中,时模糊迷离。“是的。”

    封旭在宫中时素来和煦,站在船上笑道:“看气好就进宫,”

    子忍不住抬头看,熔金般日色溅在眼中,但见浮云朵朵、风和日丽,忍不住脆爽地大笑起来:“气?王爷真会笑!”

    那显得过分清脆的笑声带着矫揉造作的痕迹,封旭心下忍不住厌恶,但眉目间仍是和煦温文。

    然后,船越驶越近时,封旭就看见在子身后不远的香墨。

    直直的站在桥中,长发未束,青丝如柳纷拂垂下,目光也眺望在封旭的身上。仿佛觉得潋滟湖光过于刺目,以手遮在额际。衣袖海浪般的湖蓝华美,即便隔着桥栏,封旭也能感觉到几乎流淌到的鞋上,袖间的白色蝴蝶翩跹自脚尖。身后侍婢的把伞遮住夏光的明媚。不同于江南油纸伞,而是宫制的薄绡,散上两株紫丁花朵绣在枫红伞面上,在的面颊投下隐隐的影。

    他们就样互望着。

    在桥上,他在的桥下。

    水如时光,舴艋舟缓缓滑进桥洞间,再也望不到。船身的摇晃仿佛他的颗心,荡漾不定,竟分不清是快活还是惆怅。

    香墨只是低下头继续往万寿山走,走得极慢极慢。过半晌,才问:“喜欢青王?”

    刚才轻佻答话的子此时反倒羞涩起来,泥金的折扇遮住半边面容,轻声道:“青王是个传奇子,奴婢心存恋慕也无可厚非。”

    “是应选秀,跟……即便是跟皇后也犯不着自贬为奴婢。”

    三两滴轻轻的东西打在头上,香墨微微抬起头,绡伞如同拂晓的空闪耀着冷光,和几颗枫叶热烈的红,鲜明对斥。

    “如果愿意,将赐给青王可好?只不过,的身份还不够为他的正妃。”

    “奴婢谢过夫人。”子眉宇间分明凝着惊喜,但仍力持着极致雍容有礼地向香墨轻轻福:“如果奴婢得偿所愿,自会努力让夫人知道您想知道的。”

    “果然是明白人。”香墨眉端扬,似笑非笑,声音中的温和,宛如细密散布在庭院里的早春阳光:“下去准备吧。”

    子妩媚轻快的身影渐渐远去时,香墨才想起,连的名字都不知道,但也提不起性质去问。

    为避开内侍的耳目,舴艋舟停在紫薇洲边,封旭绕道才上石桥,往万寿山去。

    追上香墨时,已是半个时辰后。

    万寿山上连着第九段小瀑布,每个水潭前面都有行青玉踏石。第三段瀑布带的红叶尤其鲜艳,白色水花都隐在枫叶里,染成暗红。

    香墨已经遣走随行诸人,独自人等在岸边的颗枫树下。

    枫树本直,但颗在比香墨的头还高的地方陡然右倾,枝桠从倾斜的地方伸展开去,长长的枝梢,许是负荷太重,流渡到水潭里。

    察觉封旭的到来,香墨反倒挽起锦绣衣裙,迈上第颗踏石上。依然身姿端正,只是将半边脸微略侧转过来,露出些许微笑。

    “是为经宴的事来的吗?”

    香墨的手中依旧擎着绡伞,伞上的紫丁花与宽敞的衣袖上的白蝴蝶,飘忽不定掩映在潭波上,斜透在封旭眼里。刹那间,他仿佛感觉到道摇动的彩卷。

    封旭禁不住上前,低声道:“是的。”

    可在他踏上第颗踏石的瞬间,香墨已迈步跳上第二颗踏石。桃粉的鞋尖在湖蓝的薄裙和青玉踏石间时隐时现,如同线朝旭,破开沉沉云翳。

    “种事,也插不上话……”

    香墨的眼睫,蝴蝶息翅般合拢,但没有回头,因此神色间的无奈也没有让封旭看到、

    封旭以为在推脱,语气不由的硬起来:“可记得,在风吉过,百姓疾苦不是道,不是人道,而是王道。”

    只黄鹂鸟在空翩跹掠过,投影澄澈烟波。

    即便没有回头,也能看见他发上金冠,眉目冷峭,谦谦君子,如寒玉。

    那年,风吉冢坟茔前,苍生漠漠,埋着紧邻富贵朱门的饿殍愁苦。努力让自己无动于衷,努力去劝解那个几乎不知世事的子。以为那只是个佯装冷漠,却在蓄意闯入时,缩身在澡盆里的羞涩孩子。可那个孩子却高声道,“若是陈国的王,绝不会让自己的百姓过样的日子。”

    那气势则似吞没万里江山的蛟龙。

    如今他成陈朝的青王,反倒内敛至淡漠:“而如今可以做的更好,知道吗?”

    “更好吗?”微转过头,麦金的脸颊上轻拂几丝乱发,已经有刻痕的眼角闪烁着火般的微笑:“如果易地而处,未必会比他做的更好……”

    “什么意思?”

    “不懂。”

    绡伞遮蔽香墨的神色,烈日下封旭眼前白,耳中轰然鸣响。

    不懂……

    他最憎恨的三个字。

    陡地,封旭下颚微扬,薄薄唇如削,鼻梁挺直如刻,整个人犹如件坚冰的切面:“人间香火十万,不及君王枕畔言。 ”

    瀑布落下的声音隔绝切,惟有水波流动,神光离合。清风中,挥起几颗枫叶,隐约捎来水气的清凉,可扑在面上,仍是异常暖意。红叶落,淡淡垂头,头散发也随散去的叶沉下去。

    瀑布飞流激的水波涌涌,却怎么也滚不过脚下青玉的踏石,唯有几颗水花落下,流转着令人目眩的日光。水中的花、水中的影,恍如真实的大千世界,光彩出清晰的轮廓。

    “不及君王枕畔言?”香墨喃喃自语,似迷惑不解,句话的真正含意是什么……

    陈瑞怒骂,而他,竟是无言以对。

    擎着手绡伞伸出,然后缓缓的松开手指。姿态宛妙,犹如撒下无数绮梦幻花。紫丁花的伞盖,落进潭中犹如朵巨大的荷盘。

    “最苦事人以颜色,偏偏迟暮无青丝。”句终究没有出。

    封旭直勾勾地望着香墨的侧脸,的侧脸上若有若无地染上波光摇曳。

    “所以,必须跟皇上去,成与不成,只当是命……”

    然而,香墨似乎没有听进去,只顾俯瞰面前潋滟潭水,那绺绺的发又细又长,细碎地散开。

    飞长眼睫浓黑沉重,仿佛系个死结,结起所有情绪。

    只有良久的怔然。

    封旭微微颤,正要把手搭在肩上,香墨却躲闪开。

    阳光照得时盲双眼,仍自踏石上走下去,不曾行差踏错步。
№-我们爱看_WoMenAiKan.com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的临时书架
  小窍门: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回车键进入章节目录!

本站作品收集于网络,仅供原创作者、读者学习,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速通知我们,我们将尽快进行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menaikan.com 我们爱看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90114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