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香墨弯弯画 > 合39 我的临时书架
  小窍门: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回车键进入章节目录!

香墨弯弯画在线阅读

转之卷  合39

入库时间:2010/8/7 4:05:18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的临时书架
亲,新功能上线啦!支持二维码扫描,可以更方便的用手机阅读,欢迎试用!!!
识别二维码
穿越进手机
    青王和昌王共同听讲经宴,听就是两年。昌王是个标准的纨绔子弟,跑马、玩鸟、蹴鞠、斗鸡、养蟋蟀,样样都能和封荣玩到出去,朝中重臣每每见到昌王比见到封荣更要头痛十分。

    而青王的勤勉加上温顺,则博得所有人的的好感。青王对杜江直保持谦恭,每月四次的经宴昌王常常缺席,青王独听讲经并在其后设宴时,曾声言:“每次独蒙经解,人情未免嫉议,窃不自安。”

    反观封荣两年来生性愈加极奢,在桃花盛开的时候,宫中便摆下筵宴,称做*爱娇之宴;红梅初开的时候,称做浇红宴;海棠花开的时候,称做暖妆宴;瑞香花开的时候,称做拨寒宴;牡丹花开的时候,称做惜香宴;花落的时候,称做恋春宴;花未开的时候,称做夺秀宴。此外还有落帽宴、清暑宴、清寒宴、迎春宴、佩兰宴、采莲宴,没有事不宴,没有地不宴,闹着筵宴,处处听得笙歌,穷尽奢华,膏梁锦绣。

    青王却甚为留意吃穿用度的节俭,传言青王曾私下感叹:“每经宴中令馔,酒肴甚丰饫,器用皆羊脂白玉而食。某自经宴归府后,寥寥簟具相对,乘两载未尝以匕见及。”

    内阁众辅臣和见他气度不凡,十分喜爱,皆称赞:“青王为人颀俊白皙,秀眉目,善容止。”

    陈国历二百三十九年的春好像来得特别早,刚过二月二龙抬头,便已冰雪尽消,日暖和煦,难得皇后特许,宫中和外廷命妇皆换上薄绡如清风流泻的春衫。

    丹叶随在佟子理身后走在墨府的青石甬道上,廊下垂首侍立的侍婢,也换上杏子红衣,调教得极佳,齐整划,然而那种垂眸观心的漠然神态,却夺们本应肆意的春色。

    丹叶就不禁想起在自己仍在柳巷时,时节常随着帮孩子上山去采春笋,弄的身乌黑泥泞。全不似现在,只头上个环珠垂髫,就用篦子扯多半个时辰,现在的头皮仍旧隐隐发痛。左右垂髫各押朵芙蕖,丹唇外朗,身披轻罗如红雾,缓款明珠结珮珰。

    绿萼轩风度桃花满院,霞粉如云,仿佛春阴枕。有侍婢正在桃花下立着,见着他们,迎上来唤声:“侯爷,侄小姐。”引着他入绿萼轩中。

    绿萼轩内陈设似没怎么变,西侧梢间内飘着股芬香,几个侍开窗,几个侍上茶,几个侍献果,时轩内纷纷如彩蝶,无声绚丽飞舞。

    梢间的东侧是扇十六折屏风斜展,泥金全屏红檀半,两端嵌玉,整扇只画着只孔雀,五彩尾翎乍看好似瑶池霓凤。

    香墨伸开手,让侍婢替穿上元色长衫,自屏风后款款转出来。缕金(16K小说网电脑站www.16K.CN)轻绣衫过于长胜,恍似乱云堆地,阻脚步。也不去用手去拢,偏拿脚去挑,步态却仍是平稳而肆意,有如柳枝的影带着佻巧拂过回廊。

    丹叶不由想,五年来被严格要求习练的庄敬娴雅,犹如飘云的步态截然不同;又和自己娘亲落下乘的风流娆步也不相似……心下不由莫名地生出丝惆怅,丝向往来。

    佟子理则怔,想是香墨刚起身,脸色蜡黄如纸,无半分往日的华彩,面色就变变。

    香墨坐下时把眼睛合上,喘两口气,才问道:“几时?”

    侍婢答道:“辰时刚过。”

    香墨微微睁眼,那双眼睛只转,如乌夜明珠,神光离合,细看却微微含笑:“是是,今哥哥过来的,倒忘记。”

    佟子理脸色稍显难看,但还是欠身笑应:“春困秋乏难免的,怪来早。”

    侍婢们鱼贯而入,伺候盥洗。

    香墨坐张紫楠金棕圆围宽椅,侍婢对镜将的发挽起来。浓螺黛,深胭脂,朱粉匀,如花开次第洒上妆面,花艳眉相并。侍婢知道向来不喜欢珠翠,只爱金饰,便香钿金珥,撷金拾杏仿佛春色相竞,方才显得肤金亮丽,别样的风流来。

    佟子理脸色稍霁:“妹妹仍是貌美,难怪万岁直……”

    额际拂菱花如水,垂着璎珞,每动,便苏苏作响。

    “哥哥手里有几个闲钱,也更会恭维人。”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尖利地碰。佟子理回避地闪开,朝丹叶递眼色,丹叶上前行礼道:“丹叶拜见姑母。”

    香墨早知道佟子理另有用意,此时方做出看见丹叶的模样。

    阳光映在芙蓉初绽般的娇嫩面容,春妆轻薄,恍如未上般,却仍是红蘸香绡的艳色,竟比日色更加耀眼。

    可眼却被阴影掩映,看见个模糊的、年轻的、秀致的身影。隔着如烟时光,隔着那样多的人,隔着风雨交加的往事,无需看清面貌,那是再熟悉不过的人。

    人凌迟三千三百五十七刀,而香墨整个人正被片片切开,淋漓着鲜血,痛不欲生。

    丹叶年幼时就极为肖似,如今模样几乎是燕脂生还般。

    良久,香墨敛起心神,眼中晶光闪,轻叹声:“转眼就成大姑娘。今年有十五?”

    佟子理也跟着做出副喟叹关切的神色,语气也不禁变得即轻又软:“妹妹,眼见着又界秀入宫,自古新人胜旧人,妹妹虽圣眷不衰,但哥哥有句重要的话,不出来无法安心……凡是总是未雨绸缪的好。”

    香墨怔住,眨不眨地看着佟子理,然后,悠闲地用手梳理下鬓角的头发,:“原来朵花是给万岁爷准备的。”转头又对身边的侍婢展颜笑:“们看看,万岁可会喜欢。”

    侍婢拿捏不准的心思,只堆笑着含糊应道:“侄小姐副好相貌,搁谁谁都会喜欢。”

    香墨的衣襟堆绣金丝花边,尖尖的指甲上凤仙花汁酡红如朵晚开的玫瑰,不经意自存余阔的花边往下拢,慵懒里带倦意:“后儿要设宴,好多东西要准备,乏的很,们先去吧。”

    佟子理有些迟疑,但还是让丹叶顺从地叩个头,站起来跟他出去。走到门口,听香墨又道:“慢!”

    两人起回身,香墨却又不什么。静静地笑下,盘桓在丹叶脸上的目光,看得极深极深,似有悲哀的忧愁的涟漪。半晌,又道:“叫丹叶打扮好来吧。”

    声音就像此时春风丝丝缕缕地拂过的梢头叶子,微微起伏,瑟瑟轻扬,温煦却又遥远。

    丹叶愣下,忽然明白话中所指,心头有隐隐的喜悦浮动。福身道:“多谢姑母。”

    春融夜煦,月如弓,独上中,正是华灯初掌时。

    画舫沿着玉湖,喧奏箫鼓,惊起岸边蒲草中紫色的燕子和绿色的翠鸟,啼声地叫着,似蘸饱颜色的枝笔,蘸艳几乎化不开去浓黑。

    舫上四面窗大开,月丽中,彩云四合。月色恍如澄寂袭人,照在筵席上,仿佛是露华凝成的河流,透过乌骨孔雀屏风,锦绣满地的软厚绣毯,雕觞霞滟。

    细乐吹打间,有队舞姬楚腰舞柳,月光射进罗裳里去,照出们欺霜赛雪似的肌肤肢体,婉转轻盈,格外的光彩香艳。

    昌王王陈启自从回东都,向来是封荣的好玩伴,

    大陈皇族崇尚艳色,碧蓝、橘红、油绿、莲紫四色若做常服,只有宗藩亲王方可使用,即便品重臣亦不可僭越。因是私宴,陈启卸去冠戴,橘红的袍子斜刺朵半开梅花的襟口散开,露出内里的同色深衣,借醉歪在舞姬身上。

    下首的歌姬又娇声滴滴唱着“贺新凉”的曲子。半醉的陈启看十分gāo xìng,笑着对上首的封荣道:“昔西王母宴穆子在瑶池的地方,人人称羡。可看倒不如今和万岁玉湖之乐,瑶池也没咱们再快活的。”

    封荣也性质正浓,没去计较他尊卑不分的席话,朦朦着眼举杯:“叫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他日几何多!”

    正畅饮间,忽然就听到阵清脆的笑声。

    “对不住,迟晚,自罚三杯好!”

    殷殷的唇极红,仿如饱晕血,同唇样颜色的极细烟杆持在手中。画舫深广,走到半途,想是颈后乌云般的发间,玳瑁的钗朵垂下的杏丝流苏拂动得发痒,就拿鎏金烟嘴去搔。烛光如昼,高鬟照影,杏烟摇曳,颀长的颈后落着朱红鎏金的细杆,明明是那样粗鄙的姿态,而做来时唇际微扬,垂敛的眼梢处抹红,颜色极深,仿佛醉色。

    陈启竟时失神,犹在想那句“春光不在花枝”时。香墨已经近得前来,盈盈对施礼,笑道:“王爷。”

    不想陈启却极利落的起身,恭恭谨谨的还礼,绷着脸道:“娘娘。”

    封荣忍不住笑出声来,香墨却神色自若,眼转,唇角笑意轻浅道:“可不能白受王爷声,敬王爷杯。”

    亲自执壶,陈启倒也不起身,伸出酒杯就生受敬。

    陈启是亲王,样做原无不妥。香墨仍旧含笑斟下,可酒倒半杯,手抖,半壶酒半襟洇湿,在烈烛下似朵大而艳的橘色花。

    春寒烫酒,陈启呀的声嚯然蹦起老高。

    抬眼时,香墨已经径自来到封荣身边。封荣亲自上去扶香墨入席,又亲自从玳瑁盘里夹出松花红的白鱼喂给,个时节的白鱼,是有钱也难买的珍馐。

    封荣眉眼仍蕴着笑意,陈启却到底不敢发作,转身下去更衣。

    亲王出门,照例有贴内侍,携着衣包,以便饮宴时更换。如今正是“乱穿衣”的时节,头号绔裤的陈启身边听差内侍携的便衣还不止套。内侍们几个衣包解开,窸窸窣窣帮陈启换好衣裳,举手投足之时极轻,几乎不闻声音。

    不消片刻,陈启又粉墨登场。

    灯烛香雾暖生寒夕,半臂长的极细烟杆早被燃,香墨抿口,烟雾犹有花上月影,清袅徘徊。缓缓将烟锅朝下,在手心拍几拍,烟灰掉在瓷杯中。眼不经意的扫过陈启,轻轻嗤。

    陈启身上换的还是件橘红的极薄丝袍,整个人便笼在那样鲜艳中。

    颜色、花样粗看与刚洇湿的那件无异,细察才知不同,襟口的梅花已由半开变为盛开。

    种暗“摆谱”,就比明摆更透着高明。

    陈启的服饰,在东都只差封荣人,夏扇子,冬皮衣、常年的朝服玉带,讲究每日换,从无重复。因陈启即是李氏宗亲,又得意与当今子,大凡进贡的名产,都能见之于他的府第。其中固有出于皇帝的赏赐,而大部分是各省进贡之时,分割“阁老”、“尚书”、“青王”之后,又另有份馈献“昌王”。只不过所有人皆懂得藏敛,唯有陈启肆无忌惮的张扬。

    见香墨打量着他,陈启朝着香墨灿然笑,极风流的意态。香墨心中有事,不去理会他,只暗地扯扯封荣。

    边陈启倒半杯梨花在水晶杯中,双手捧着,面摇晃,面慢慢吸饮,视线却只随着香墨的身影在转,此时眼抓住,还未待封荣答话,就又扬声道:“干什么?夫人醋意起来?!那也别扰和万岁的兴致。到夜里,爱怎么折腾万岁,们都管不找!”

    样明目张胆的话,便是香墨也忍不住耳根热,忍耐到极限转头,看陈启又借醉半歪着的慵懒模样,啐道:“哪就像府里调教的八哥似的,剪子剪王爷的舌头。”

    陈启惺惺作态的瑟缩下,仍旧笑道:“么凶悍,也只有万岁受得!”
手机站==3G.womenaikan.com||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的临时书架
  小窍门: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回车键进入章节目录!

本站作品收集于网络,仅供原创作者、读者学习,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速通知我们,我们将尽快进行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menaikan.com 我们爱看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90114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