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看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仙剑奇侠传三 > 第七章 密林夺珠 我的临时书架
  小窍门: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回车键进入章节目录!

仙剑奇侠传三在线阅读

正文  第七章 密林夺珠

入库时间:2010/7/22 4:24:40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的临时书架
亲,新功能上线啦!支持二维码扫描,可以更方便的用手机阅读,欢迎试用!!!
识别二维码
穿越进手机

四人走入林中,只见杂草丛生足有半人多高,每棵树枝干上俱缠着不知名的藤条,地下厚厚堆积着多年的枯枝败叶,散出阵阵恶臭。四人掩鼻而行,不多时果然见到万玉枝倚在一块大石上喘息不止,显然是被景天打了一掌后内伤发作。

万玉枝见到四人追来,也不再逃遁,凄然道:“wǒ men无怨无仇,何必苦苦相逼?”景天道:“看见你害人性命,我自当拿你问罪!”万玉枝垂泪道:“那……你便沙了我罢……我丈夫已无生望,我也不想活了!”雪见怒道:“少假惺惺的!什么你丈夫,分明是被你吸干精血的男人!”万玉枝再不答话,闭目待si。

紫萱拦住众人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告诉wǒ men罢。”万玉枝叹了口气道:“我晓得这是邪法,可是我没有拿来害人啊!”雪见道:“你不是害人,难道是救人?”紫萱制止道:“听她说罢。”

万玉枝道:“我丈夫高咏是远近闻名的猎户,我与他结为夫妇已有十年,一向恩爱。去年他进林子打猎,回来便得了怪病,全身长起水疱来。我求遍远近名医,都治不好他的病,眼睁睁看着他身子一天天衰弱下去……三月前我上山采药时,捡到一个卷轴和一个可以遁地的珠子……”紫萱惊道:“可以遁地?是土灵珠!”景天马上便来了兴致:“土灵珠?是什么宝贝么?”紫萱摆手不答。万玉枝接着道:“卷轴上好象记着一些法术,我照着修炼,身体好了许多,又用那珠子到很远的地方采药。我渐渐发觉我在他身边时,他便有些精神,一旦离开,又会发作……后来才知道是这珠子的功效。于是我把珠子给他佩在身上,果然他身子便慢慢好了……谁知半月前珠子不知被谁偷走了,他的身子又垮下来……我想这卷轴是和珠子在一起的,上面或许有治病的法子。但我看不明白,只能自己胡乱使用,每天夜里把他全身的血换过一遍,也只能勉强吊住一口气……可你们一来,打断我作法,他……他……他再活不成了……”

景天听得默然无语,心知自己莽撞无知,害了一条性命。正后悔不已时,却听紫萱道:“这珠子应该是土灵珠。听你说来,你丈夫中的是水读,所以土灵珠可以克制。这林中妖气弥漫,多半是妖物将土灵珠掠去了。wǒ men去林中找寻,一定把土灵珠找回,之后我自有办法救你丈夫性命。”万玉枝大喜道:“真的吗?”随即又面色暗淡道:“生si有命,我与他相聚了这么多年,早该知足,若他活转过来自当多谢,若无力回天,也怪不得你们。”说罢撑起身子往回走去。

景天四人继续在林中找寻。过不多时,忽然一只一人多高的褐色巨猿自树上跳下,挡在四人面前,口吐人言道:“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景天笑道:“一只猴儿要钱何用,难道拿来买果子吃?”那巨猿怒道:“竟敢取笑老子,当真无礼!”吼声中大步跑上前来,挥拳便打。景天见它使的竟是“猴拳”,大奇道:“这猴儿有些门道!”原来猴拳本非精妙拳术,江湖上几乎人人会使,但被一只猴儿使将出来倒也令人大开眼界。景天觉得好玩,便不拔剑,使出烈炎掌上前应敌。烈炎掌是精妙掌法,猴拳本不能敌;但那猴儿对敌经验丰富,加之身手敏捷,出招奇快,竟与景天斗得难解难分。一人一猴拆了一百余招,景天有雪见等人在旁,自是有恃无恐,但那猴儿久战景天不下,心中渐渐焦躁,寻思要想个法儿让景天上钩。于是突然伸手往景天腰间抓去。

景天看这招似平平无奇,微一侧身便已避开,不料那猴儿却提着个皮囊道:“小子,nǐ kàn这是什么?”景天往腰间一摸,果然皮囊已不见了,大急道:“还给我!里面有我的汉龙纹青玉佩!”心中既起波澜,出招便不如方才那么流畅。又过三十余招,那猴儿使一招“叶底偷桃”,景天后退一步,本可避过,谁知猿臂远远长于凡人,一拳正中景天胸口。景天“哎哟”一声,躺倒在地。

雪见大怒道:“臭妖怪!只有我才可以打景天!”跳上前去,右手食中二指并起,点向那猴儿下颚。景天受伤不重,又心疼被偷之物,也上前夹攻。不出十招,雪见一招“分花拂柳”,手背打在那猴儿颈子上,景天又在它胸口补上一掌,那猴儿被打倒在地,痛得嗷嗷大叫,身子却越变越小,最终竟变得不满三尺,又瘦又小,坐在地上大叫:“不打了不打了,你们以多欺少,不是好汉!”雪见笑道:“刚才你还以大欺小呢!还是这样子好,真可爱!”说着便伸手去摸那猴儿的头。那猴儿不满道:“别摸我的头!会长不高的!”雪见乐不可支,故意逗它,又伸手去摸,那猴儿怒道:“住手!士可杀不可辱,老子今日栽在你们手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要想折辱老子,却是万万不能!”雪见笑得几乎喘不过气道:“你说话好象在唱戏文,真好玩!”紫萱也忍俊不禁,问道:“小猴儿……”那猴儿打断道:“老子行不改姓,坐不更名,唤作精精!”紫萱忍住笑道:“精精,我问你,村子里的东西是不是你偷的?”精精道:“是又如何?大丈夫一向敢做敢当!”

紫萱又问:“你偷的东西中,有没有一个土黄色的珠子?”精精道:“有是有,只不过被藤老怪抢去啦!”景天道:“这藤老怪却又是谁?”精精道:“便是那古藤精,住在林子东边,没有脚,平日里动也不动。”雪见插嘴道:“嘿,有人又会跑又会跳,却被个没有脚不会动的家伙把东西抢去了,不知羞也不羞!”精精怒道:“别小瞧我!那古藤精虽不会动,可手臂一伸便是几十丈长,你这样的十个都不是对手!”雪见道:“哼!刚才我还没使出全力呢!”紫萱道:“多说无益。既有土灵珠下落,wǒ men便去找寻罢。”四人举步欲走,精精忽然喊道:“喂!我收藏了不少宝贝呢,要不要看看?”景天一听有宝贝便心痒难搔,回过头来问道:“有什么宝贝?”雪见抢着道:“连土灵珠都保管不好,还有什么宝物也早被抢去啦!”紫萱亦道:“景天,时间紧迫,别再耽搁了。”景天无奈之下,拍拍精精的头,转身便走。只听得精精叫道:“喂!我都告诉你别乱摸我的头了!会长不高的!下次不许。”

四人依精精之言往东行,不久便望见一座高台。四人绕过高台,却被一张藤条编成的大网拦住去路。雪见皱眉道:“什么人如此无聊,拿藤条编成这玩意儿拦在这里!景天,快用剑砍断它!”景天依言举剑欲砍,忽然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停手!不可砍坏!”四人回头一望,只见一个老头儿站在高台上。四人走上台去,只见老头儿一身绿袍,面色如树干一般,头上长着绿绿的藤条,手中拄着根拐杖。~

雪见问道:“喂,你便是古藤精么?”那老头儿怒道:“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如此无礼!老夫是古藤仙人,不是什么古藤精!”紫萱道:“如此,失礼了。不过还请您老将那张网取下,放wǒ men过去。”古藤仙道:“那怎么是网?那是老夫花了七七四十九天绘成的‘山河社稷图’!怎样,厉害罢?”四人看了半天,只见那“图”上藤条纵横,错综复杂,却全无“山河社稷”的影子。雪见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整日呆在这儿,晓得山河社稷是什么样儿么?”古藤仙大怒道:“你这女娃儿欺人太甚,老夫今日非好好教训你不可!”说罢抬起拐杖,点向雪见右肩。

这一点看似平平无奇,亦不甚快,但不知为何竟令雪见避无可避,情急之下双刺搭上那拐杖,企图借力后跃。谁知那杖上传来一股极大吸力,峨嵋刺牢牢附在杖上。雪见发力硬夺,却哪里夺得动。景天见势不妙,拔剑便刺向古藤仙。古藤仙惊道:“好一柄魔剑!”不敢硬挡,便放了雪见,杖尖在剑身上一点,便把魔剑荡了开去,哈哈一笑道:“四个娃儿一起上罢!老夫若是不敌,自会放你们过去。”

于是四人齐上。紫萱一刀“新月当空”递出,古藤仙横杖便挡,只听扑地一声响,拐杖丝毫未损,紫萱反被震得手臂生疼。古藤仙笑道:“刀势一气呵成,大有认定目标,坚持到底之意!却不知人力有时而穷,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紫萱暗自心惊:“难道他已看出我心事?”

龙葵操纵诛仙斩从上方攻敌顶门,古藤仙伸杖搭在诛仙斩柄上顺势一带,诛仙斩便拐了个弯儿直向景天飞去。景天本来一剑刺向古藤仙右肩,此时却不得不回剑挡架。雪见上前抢攻,古藤仙不挡不架,一杖点向她面门。须知刺短杖长,雪见若扑上去未及伤敌必先伤己,只得退开。不多时已斗了三百余招,古藤仙并未如当日钱万宏般招招抢攻,只是立在原地,一根拐杖指东打西,舞动也不甚快,却把四人攻势一一化解,口中兀自好整以暇,出言指点,一会儿说景天招式大开大阖,威武有余灵动不足,一会儿又说雪见出手虽凌厉狠辣,却有失沉稳。如此这般,四人越发急躁。

又斗了数十招,紫萱跳出***,挥手使出一记“冰咒”,古藤仙笑嘻嘻吃了下来,反而精神倍长,笑道:“真没见识!风属木,冰属水,水可生木,你难道不知?”龙葵却受了启发,飘然退后,水袖一挥,发出一记“天雷破空”。古藤仙“啊啾”一声,已然中招,头上绿藤被烧焦了两根。不由赞道:“好个聪明的女娃儿!雷属金,金克木,只可惜你功力尚浅,不然老夫便有苦头吃啦!”抬杖一扫,已逼退景天众人,笑道:“好了,都住手罢,省得你们说我为老不尊,欺负小孩儿!”

雪见不服道:“哼,明明是你快输了,还说得像自己手下留情似的!”古藤仙也不着恼,笑道:“这样罢,wǒ men比试别的。老夫猜一猜你们心中最重要的是什么,若猜对便是我赢,猜错了便放你们过去。”雪见喜道:“好啊!那你快猜!”心道无论他说什么,自己只管否认便是。古藤仙笑道:“你这女娃儿,当我不知你心思?待会儿我说什么,你若否认,便须把那物事送与老夫,反正不是最重要的,也不心痛。”雪见道:“那岂不是便宜了你?我不玩!”

古藤仙笑道:“老夫却不管那么多,要开始了。”先盯着景天上下望了一会儿,道:“你最宝贝的便是这把剑了,嗯,是一把好剑。只是不久之后你说不定会失去它。你可要好生选择,这关系到你的一生啊!”景天大惊道:“失去这剑?这可万万不可!老人家,我要怎样才能保全它啊?”古藤仙微笑道:“天机不可泄露!”又望了望已变回蓝发的龙葵道:“你最重要的当然是身边这小子了。只不过将来你或许会离开他。”龙葵急道:“不!我不要哥哥离开我!”古藤仙道:“求我也没用,全看他自己怎么选择了。”景天安慰道:“小葵放心,我不会丢下你的。”

古藤仙又望了望紫萱道:“你嘛,最重要的是一个蛮英俊的年轻人,这么多年了,也真不容易。可是,你要做的事太难了。”紫萱问道:“我能成功吗?”古藤仙叹道:“逆天行事,难啊!”说罢又转向雪见道:“最后才到你,等急了罢?”雪见哼了一声,转过身道:“我才不稀罕呢!”忽然花楹飞到古藤仙面前,嘤嘤直叫。古藤仙呵呵大笑道:“老夫真糊涂,竟把你给忘了!”看了看道:“你还小呢,现在最重要的,未必便是真正最想要的。等你长大便晓得啦!”

古藤仙又盯着雪见望了半晌,却默不做声。雪见原本背对着他,却也忍不住好奇,转过身问道:“怎么了?”古藤仙皱着眉头又看了半晌,终于长叹道:“奇怪,竟没看出来。难道是老了,不中用了?”顿了顿又道:“你这女娃儿,来历必不寻常。老夫输了,放你们过去便是。”说罢大袖一挥,那“山河社稷图”便消失不见。

四人告辞后继续东行,不多时便看见一棵大树,树干须五人方可合围,灰绿色的藤条缠在枝干上。紫萱忽然停步道:“大家当心,有妖气!”景天四处张望,奇道:“没有啊!哪儿有妖怪?”紫萱对那些藤条喝道:“妖孽,现形罢!”双掌平推,只听啪地一声响,藤条忽然活动起来,绞在一起,却似一段枯木,干上伸出两根手臂一般尖端带刺的枝条。景天大喝一声:“妖孽,还不纳命来!”一剑劈去。古藤精一枝挡剑,景天心中一喜道:“看我不把你这枝条砍断!”谁知一剑砍在枝上,发出“咯”地一声,枝条竟丝毫未损。景天大惊道:“这枝条怎地比金铁还硬!”须知魔剑之利世所罕有,连当日钱万宏的铁棍亦是一触即断,哪知这古藤精的枝刺竟削之不断。古藤精身上又伸出无数藤条来卷四人,雪见两根峨嵋刺派不上用场,只得左右躲闪;紫萱见藤条卷来,挥刀便砍,竟砍之不断,措手不及之下,竟被连臂卷住。龙葵没有身体,藤条自卷她不住,但诛仙斩亦对藤条无可奈何;唯景天魔剑虽砍不断枝刺,对付藤条却不成问题,左劈右斩之下,藤条如细绳般断开。

古藤精卷着紫萱,两根枝刺抵挡景天三人。龙葵本欲用雷系法术,又怕伤着紫萱,不敢随便发招。这时紫萱叫道:“阿天,用烈炎掌!”景天依言收剑,一招“星火燎原”拍出。这一掌也未见奇效,古藤精轻轻巧巧便化解了。不料三十余招过去,景天竟精神倍长,掌力越发凌厉,虎虎生风,速度也越发快了。古藤精渐渐不敌,左右支拙,败象已见。原来烈炎掌五行属火,而木可生火,因此景天斗得越久,掌法威力越大。斗至七十余招上下,景天一掌“炼狱火海”推出,结结实实印在古藤精身上,落掌处竟一片焦黑。

不待古藤精有喘息之机,景天连拍七掌,每掌都是那招“炼狱火海”,俱落在同一部位。第七掌拍落时,只听呼地一声,古藤精全身起火,发出阵阵怪叫,藤条乱舞起来。景天挥剑砍断藤条,救下紫萱。

片刻间古藤精便化作一段焦黑木炭,身上落下一颗大珠子。景天见那珠子色泽土黄,晶莹温润,喜道:“这一定是土灵珠了!”正欲伸手去拿,忽然听见一声长啸。

四人猛然回头,啸声竟是由一个黑面短须的中年壮汉所发。那壮汉啸声犹如震雷,身法亦奇快无比,转瞬间便从四人身畔掠过,也不弯腰,单凭内力便把土灵珠吸至掌心。紫萱惊道:“你……你是罗如烈!”

景天大吃一惊道:“他……他竟是罗如烈?”那人转过身来,冷然道:“不错,老子便是罗如烈。”又望了望紫萱道:“想不到你竟逃了出来。不过老子如今有了土灵珠,炼化之后灵力便永无止境,却也不需要你了。”紫萱正欲答话,忽然雪见怒哼一声:“姓罗的,还我爷爷命来!”一语未毕,已冲到罗如烈面前。紫萱大惊,要拦阻时,却哪里来得及?

雪见一出手便是极狠辣的招式“双雁穿云”,左手峨嵋刺指向罗如烈咽喉,右手刺指向心脏;将及身时忽一交叉,右手刺向咽喉,左手刺向心脏。即使是一流好手,遇上此招亦常措手不及。哪知罗如烈左手一抬便将雪见双腕一并捉住,笑道:“唐门女娃,还真有两下子。”景天见雪见失手遭擒,心中大急,叫道:“不可伤她!”一剑斩去。罗如烈伸出二指便夹住魔剑,正待夺时,只觉得剑上传来一股透彻骨髓的恶寒,大惊之下连忙松手,连抓着雪见的手亦放开,骇然道:“这把剑是什么来头?”

景天不敢回答,凝神以待。只见罗如烈脸上讶色渐隐,杀气顿现,缓缓道:“留下你等,终是祸害!”说罢双拳紧握,功力凝聚,一步步走将过来。景天等听得他骨骼发出轻微喀咔之声,见他双足所踏之地留下寸许深的脚印,显然功力已臻化境,尽皆骇然。谁知罗如烈走至中途忽又停步,面露迷惑之色,自语道:“怎么都不见了?”景天莫名其妙,心想到底什么不见了。忍不住向雪见望去,却大吃一惊,原来不知何时雪见竟不见了。再看周围,紫萱与龙葵亦消失不见,就连花楹也不知所踪。景天额上冷汗直流,抬手擦时,竟看不见自己的手臂!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心想难道我景大侠已不幸身亡,此时成了鬼魂?但尸身又怎会不见?

正胡思乱想时,罗如烈四处张望一番,没见着景天众人,便转身离去。忽然一个黑影从树上窜出,直落到罗如烈身上。景天一看,竟是精精!罗如烈怒道:“连只猴儿都敢来寻老子麻烦!”一拳便把精精打落在地,也不理它死活,运起轻功,片刻便消失不见。

此时景天等忽然又现出身形,也不及理会方才自身异样,急奔到精精身边。紫萱使出“烟水还魂”,却听得精精艰难道:“别白费工夫……我不成啦……还好那土灵珠……”说罢自怀中摸出那土灵珠。原来他方才竟从罗如烈身上将土灵珠偷了过来。雪见心中难过道:“你……不要死……”精精叹道:“不成了……我要去见我老大了。他是三百年前名震巴蜀的侠盗……李寒空……我的功夫都是他教的……他是人,寿命只有几十年,我若尽忠,当时便该随他去的……你说是不是啊……”雪见哭道:“不是!要活着才好!”龙葵亦难过道:“是啊,无论如何,都是活着好。”花楹也飞过来在精精头上打转,嘤嘤叫了几声似附和一般。

精精喘息良久,瞪着景天道:“小子,我看你资质不错,如今便传你一招‘飞龙探云手’,此乃我老大的成名绝技……”一语未毕连声咳嗽,几口血吐将出来。景天黯然道:“你……不要再说了……”精精竟似未听见一般,抬起头道:“你学是不学?”景天犹豫片刻,点头道:“我学,我学。”精精道:“那还不快拜师!”景天依言拜了一拜,恭恭敬敬道了声:“师父!”精精满意道:“乖徒儿,你听好了!”便把口诀说了一遍,又叫景天背诵。景天精于算帐,记性自然极佳,很快便记住了。精精松了口气道:“老大,我把你的绝技传下去了,死而无憾矣!”雪见不知说什么好,伸手摸了摸精精的头。精精抗议道:“要说多少次你才明白……别摸我的头,会长不高……”声音越来越低,终于寂然无声。
//我们爱看_WoMenAiKan.com//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的临时书架
  小窍门: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回车键进入章节目录!

本站作品收集于网络,仅供原创作者、读者学习,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速通知我们,我们将尽快进行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menaikan.com 我们爱看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90114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