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看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仙剑奇侠传三 > 第八章 蜀山惊变 我的临时书架
  小窍门: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回车键进入章节目录!

仙剑奇侠传三在线阅读

正文  第八章 蜀山惊变

入库时间:2020/2/15 11:42:29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的临时书架
亲,新功能上线啦!支持二维码扫描,可以更方便的用手机阅读,欢迎试用!!!
识别二维码
穿越进手机


四人把精精尸身埋了,立起一块墓碑。景天拜了四拜道:“师父,弟子一定勤加练习,将你的绝技发扬光大!”雪见亦道:“你可别偷懒,学艺不精,堕了李大侠的名头!”花楹在精精墓前留恋良久,流泪不止,雪见劝了半晌方肯离去。

路上四人谈及方才隐身异状,紫萱道:“隐身解除后我望见一物飞去,那是一个魔奴。”景天奇道:“魔奴?是什么?”紫萱道:“一个魔被另一个魔征服后便成了魔奴,须为其主做一件事方可恢复**。方才那个魔奴大约附于你身上,危急时便使出隐身术救了wǒ men,之后它便成了**身。”

回到安宁村时,天已大亮。四人走到万玉枝家中,万玉枝迎出来道:“找到了吗?”紫萱道:“找到了。你丈夫还活着吗?”万玉枝大喜点头。

之后紫萱便在房内作法施救,景天等便在外守候。半个时辰过去,紫萱开门出来,万玉枝忙抢上前道:“他怎样了?”紫萱道:“已无碍了。”万玉枝喜极而泣,竟说不出话来。紫萱又道:“那卷轴上是些初级土系仙术,你依法修习,循序渐进,日后定有所成。”万玉枝道:“不知外子可否练习以强身健体?”紫萱摇头道:“你是地仙之体,自可练此仙术,他是凡人,强练之必有性命之忧。”万玉枝惊道:“你怎知我是地仙?”紫萱道:“我自有办法。如今wǒ men已无法久留,须得赶路上蜀山去。”万玉枝苦留不住,便取出那土灵珠道:“家贫无以答谢,这珠子便送与你们罢。”紫萱心想土灵珠乃天下至宝,留在村中只怕会吸引妖魔,便欣然收下。一行四人直奔蜀山而去不题。

蜀山山势险峻,蜀道崎岖难行,四人俱身怀轻功,龙葵更能凌空而行,但蜀道不仅难行,多处甚至无路可走,须沿藤条攀缘而上。直至天黑才到半山,只得找个山洞歇息。雪见自少不了一番抱怨。翌日又上路,午时终于到了山顶。上山时四人是在西面,上得山顶竟已绕至东面。

景天放眼望去,只见亭台楼阁皆高大雄伟,祥云萦绕,瑞气万千,气象森严。心中激动不已道:“啊!这便是蜀山啊!果然雄伟壮观!”雪见却无甚感慨,不满道:“这是什么山啊,这么难爬!下次再也不来了!”紫萱道:“噤声!蜀山今日气氛不同寻常。wǒ men先去无极阁看看。”

四人往无极阁走去。路上偶遇数名蜀山弟子,只道四人是登山游客,也未加拦阻。四人来到后山无极阁前,却有二人拦住道:“掌门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入无极阁内。”雪见性急道:“什么掌门,是假的!”左边那人道:“你是哪儿来的,在此一派胡言!”紫萱道:“雪见,不可无礼!”右边那人却奇道:“你……你是长卿师叔的那个紫……紫什么来着……”原来此人道号守一,与左边那人守真俱是小辈徒孙,平日却与长卿交厚,是以认得紫萱。紫萱道:“我是紫萱。我从蓬莱过来,蓬莱已经被一个叫邪剑仙的妖人袭击,死伤惨重。如今他又上蜀山来,变作清微道长模样,迷惑你等。”

守一只觉难以置信,断然道:“怎可能?掌门人还又收了长卿师叔呢,连师叔都没有察觉啊!”紫萱道:“那邪剑仙法力高强,长卿定已受其迷惑。”守真道:“对啊,掌门与四位长老在阁内维持法阵,出来一会儿倒还罢了,怎可能一连半月都在外边,而且举止还那么……”守一打断道:“掌门道行极深,行止又岂是我辈可以妄加猜度?”守真道:“此事干系重大,我看须得……”雪见早已不耐,怒道:“少在此婆婆妈妈,进去一看不就知道了!”说罢往前便跑。守真二人一犹豫间,已被雪见闯了过去,推开大门,回头对景天道:“还不快来!”景天便跟了上去,紫萱、龙葵也紧随其后。守真犹豫片刻,一咬牙道:“我也进去!”便跟上去,留下守一一人,不知如何是好。

四人到了无极阁外间,内间五位真人早已察觉。清微真人起身道:“外边怎么回事?这些年轻弟子越发不成话了!”走到外间,只见景天一干人站在面前,守真亦在一旁,不禁怒道:“这是怎么回事?”守真目瞪口呆道:“哎…真……真的!”清微真人皱眉道:“修道之人,心浮气躁,成何体统!”守真结结巴巴道:“外面……也有一个掌门……是假的……”清微真人听得莫名其妙,紫萱忙道:“外面有一个妖人,变作您的模样,先大闹蓬莱,如今又来此迷惑蜀山弟子。”清微真人微微一惊,道:“此话当真?”

一语未毕,门又被推开,长卿与另一“清微”走了进来。众人俱是一愣。长卿猛然醒悟,跃离开邪剑仙,到清微真人面前单膝跪下道:“师父,弟子死罪!”又转身拔剑指着邪剑仙道:“你是何人,竟陷我与不忠不义之地!”邪剑仙哼了一声,现了本相,身形微晃时,已抢上前来,五指箕张,直抓向长卿咽喉,来势奇快,如同鬼魅。长卿无论闪避或是格挡均已不及,只得险中求胜,一招“拨云见日”,剑尖直指邪剑仙面门,竟是同归于尽的招数。邪剑仙招式收放自如,伸指在剑身上一弹,身子已然转向,竟一掌拍向景天。

此掌内蕴涵开碑裂石的巨力,倘若打实,景天唯有当场毙命。清微真人大喝道:“妖孽大胆!”发掌击向邪剑仙。邪剑仙以左掌相迎,右掌掌力一分为四,分袭景天、雪见、龙葵、紫萱四人。只听轰地一声,四人被震退数步,连清微真人也身形微晃,只有邪剑仙立在原地动也未动。清微真人大惊,心道此妖功力竟胜于自己,端的是不可小觑。长卿见紫萱中掌,大怒道:“妖孽,无端伤人,天理难容!”一剑刺去。邪剑仙冷笑道:“我最见不得你这种满口仁义道德的家伙!”大袖一扬,袖中发出一道紫黑色光柱,把长卿笼罩其间。只见长卿忽然停下,面露煞气。清微真人大惊道:“你竟能以邪念制人心思!”邪剑仙哈哈狂笑道:“我让你亲传弟子变作一个无恶不作的凶神,看你心情如何,哈哈哈哈……”清微真人强忍怒意,一言不发,掌心发出一道白色光柱,也罩在长卿身上,与邪剑仙相抗。长卿被两股巨力夹在其中,苦不堪言,不一会儿便面色苍白,口吐鲜血。

紫萱惊道:“掌门,再这样下去长卿支持不住啊!”清微真人冷然道:“他若堕入魔道,生不如死!蜀山门下,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紫萱低声道:“如此,只得冒险一试!”一咬银牙,举刀便往邪剑仙发出的紫黑色光柱上劈去。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那光柱烟消云散,紫萱往后便倒,口中喷出殷红鲜血,落在她的紫衣上,触目惊心。长卿也已昏迷倒地,不省人事,景天却大惊道:“紫萱姐!”不顾自己也已受伤,跑上去拦在紫萱身前,对邪剑仙大声道:“你若再动紫萱姐一根毫毛,我便和你拼命!”邪剑仙冷笑道:“你这小子,如今还没成气候!先把你解决了再说。”清微真人怒道:“你这妖孽,竟敢在蜀山猖狂!四位师弟,结阵应敌!”内间幽玄、苍古、和阳、净明四位真人齐声答应。邪剑仙见事不偕,化作一缕黑烟,消失不见。清微真人哼了一声道:“无胆匪类!不过,此妖功力委实惊人!”

景天与雪见俱受内伤,清微真人以深湛功力助二人疗伤,将养几日便痊愈了;龙葵是鬼,自行调息亦无大碍。唯紫萱受伤较重,却也无性命之忧。在山上度了两日,景天正闲来无事时,守一跑来道:“景兄,掌门人有请。”景天心中暗喜道:“今番定要求他收我为徒!”兴冲冲地跟着守一来到无极阁。

进入无极阁外间,只见长卿与五位真人俱在,似乎正商议什么寻找灵珠之事。清微真人见景天负剑进来,便道:“这便是那柄魔剑了?”景天取下魔剑,捧在手上道:“请掌门人过目。”清微真人接过魔剑,只觉恶寒刺骨,剑身震动,竟欲脱离其掌握,运起六成功力方能压制。净明真人在旁道:“难道这是那柄镇妖剑?”苍古真人摇头道:“不,应是原先镇在塔顶的那一柄。”幽玄真人道:“不错。只是不知是锁妖塔异动使其失落,抑或它自行破塔而出,才令锁妖塔损伤。”和阳真人道:“此剑不会自行出塔。只怕是wǒ men八十年前所为之事……”幽玄真人道:“师弟,此事不足为外人道也。”清微真人长叹一声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和阳师弟,你便说与他们听罢。”景天大喜,心道掌门对我毫不避嫌,大概有收徒之意了。

只听和阳真人道:“八十年前,wǒ men师兄弟五人合练一门禁术,可将体内邪念驱出体外。虽然修炼成功,但这些邪念却不知如何处置。便将其关入锁妖塔中。不想这邪念竟聚化成型,又非妖类,锁妖塔关他不住,竟被他破塔而出……”景天问道:“这便是那邪剑仙了?”和阳真人道:“不错。锁妖塔亦因此大受损伤,塔内妖物大肆逃逸,为害人间。如今wǒ men五人每日以法力维持锁妖塔,方使其不致倒塌。”景天挠头道:“难道便如此下去?这可不是久长之计啊!”

清微真人道:“如今须得找齐五颗灵珠,方可将锁妖塔重新封印”长卿道:“难道是风、雷、水、火、土五灵珠?”清微真人道:“正是。”忽然那魔剑又震动起来,清微真人忙运起功力,方拿得住,皱眉道:“此剑当真野性难驯,无怪当年为祸武林!”景天“氨”了一声道:“这剑……怎会如此?”清微真人道:“三百年前此剑出现人间,因内含巨大鬼力,引起许多武林人士大肆争抢,掀起一阵腥风血雨。最后当时蜀山掌门得到此剑,为避免更大争端,便将此剑置入锁妖塔顶。”净明真人道:“师兄,此剑为害不浅,不如再置入塔内罢!”景天大急,忙道:“不行不行,这剑是当品,还不知人家会不会来赎回啊!”清微真人将剑还给景天,道:“剑本非邪物,邪的乃是人心。不过使用此剑大耗真元,你可想清楚了?”

长卿向清微真人单膝跪下道:“请师父恕弟子之罪!当时为救小天性命,此剑又只有他能执拿,所以弟子私下将本门入门心法传与他了。”清微真人道:“此乃善举,有功无过。”又看了看景天道:“嗯,此子资质不错,进境神速。”景天心中暗喜,忙道:“不知掌门可否收我为徒?”清微真人未置可否,道:“如今魔剑事小,当务之急乃寻找五灵珠,封印锁妖塔。”长卿道:“师父,弟子愿往!”清微真人道:“我亦正有此意。”景天忙道:“我和徐大哥一道去罢!”清微真人道:“如此甚好。”景天心中一动,道:“掌门,不知我助徐大哥找齐灵珠之后,您能否收我为徒?”长卿道:“小天,不可与掌门讨价还价!”清微真人呵呵笑道:“无妨。这几日也无甚头绪,你便和长卿先学些入门功夫,待有线索,再一并出发。”景天听他此言,便是有意要收己为徒了,喜不自胜。

待出了无极阁,景天问长卿道:“不知紫萱姐身子好些了没?”长卿道:“伤未全好,却也无大碍。如今在我房里,你一道看看去罢。”

到长卿房中,果见紫萱坐在床上,嘘寒问暖几句,长卿便将寻找灵珠之事告诉紫萱。紫萱听罢沉默半晌,面色丝毫不见波澜。长卿又道:“这些时日*你便在山上安心养伤,我一找齐灵珠,便回来看你。”紫萱道:“有了五颗灵珠,便一定可封印锁妖塔么?”长卿道:“如今没有其他线索,只有先找齐灵珠再说。”景天道:“紫萱姐,你是不是担心五灵珠很难找?”紫萱道:“是啊!wǒ men得到土灵珠,只不过机缘巧合罢了。要再找齐另外四颗,不知要耗费多少时日。”长卿道:“无论如何,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其余蜀山弟子也有大半要下山打探消息,我等努力寻找便是。”紫萱道:“倘若……其余四颗都找到了,却有一颗……只有一颗始终找不到呢?”长卿道:“就算找上十年二十年,也要将其找到。这关系到天下苍生,我辈当万死不辞!”

景天挠挠后脑道:“没准有别的法子呢。比如一件古董坏了,可以把它补好,也可去收购,因为有些古董本身便有两件传世呢。”紫萱微笑道:“若人人都如你一般想便好了。”长卿道:“别想太多,你便安心养伤罢。”

二人出了房门,长卿道:“小天,我试试你武功。”说罢拔出腰间长剑。景天亦拔剑在手道:“徐大哥,我这剑太锋利,若打断了你的剑,不太好罢?”长卿笑道:“你只管尽力施为便是,我自有分寸。”

a%*tr"h景天凝神细看,但见长卿如青松一般站在面前,全身上下散出一股浩然之气,完全看不出任何破绽,不知如何出手。呆立半晌,只得挠挠后脑道:“这个……徐大哥,你先出手罢……我不知该怎么进攻。”长卿笑了笑,道声:“小心了!”一招“暗渡陈仓”,长剑直取景天面门。景天只觉一股寒气扑面而来,连忙举剑格挡,却挡了个空。正诧异间,忽觉肋下微微一凉,长卿剑尖已停在身前不足半寸之处!

景天万没想到竟在一招间便败下阵来,心中虽感沮丧,对蜀山武学的崇拜之情却又添了一分。于是对长卿道:“徐大哥,这招好厉害,能不能教我?”长卿摇头道:“天下武功浩如烟海,你若见着厉害招式便想学,那一辈子都学之不精,若要学会一招后才知破解之法,更不可取,不论敌人用何招式,你都能看透本质,懂得扬长避短,方为取胜之道。”当下长卿便将此招精要教与景天:“须知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于是景天每日便向长卿讨教武功。雪见却见不得景天强过自己,也去找长卿要与景天共同习武。长卿为难道:“我传小天武功是奉掌门之命,却不敢私自传与你。”雪见不依道:“我又不是一定要学蜀山派武功,只要你再指点我的峨嵋刺法和唐家散手便可以啦!”长卿道:“这两项武功我所知尚浅。这样罢,我带你去见一个师弟,他是蜀山俗家弟子,姓刘名大全,是带艺从师的,原本便是峨嵋刺的高手。你跟他习武,方可更进一步。”雪见大喜。

那刘大全的峨嵋刺法是家传功夫,却和唐门武功有七八分相似之处原来其祖上曾有一人娶唐门女徒为妻,那女徒又恰是一个奇才,虽未学毒功,却把唐门武功学了个全,且深得其中精要,加以改进,便成了刘家的家传武功。就连拳脚武功也与唐门殊途同归,而且比之唐家散手,更适合女子运使。雪见终于寻得高深武学门径,武艺日益精进。

龙葵在山上平日倒也无事,只要在景天身边便心满意足,但变了黑发时却极不安分,每到夜间便溜入蜀山经楼,偷窥五灵法术经书;白日里便到处找蜀山弟子比试,常有不少低辈弟子被她用雷系法术欺负,直至一日长卿出手阻止才肯罢休。

不觉已过十日,景天和长卿过招时已可接下六七十招。这日景天正独自练剑,守真走来道:“掌门让你去无极阁,好象灵珠之事已有眉目。”景天便跑去无极阁, 只见清微真人与长卿已在外间议事,长卿见景天进来,便道:“小天,师父卜卦算出南方雷州可找到灵珠,你去准备一下,wǒ men明日便下山。”景天道:“原来灵珠在哪儿可以算出来啊!那岂不是没有我的功劳?”清微真人笑道:“不然。卦象只示南方有灵珠线索,未必便在南方。已有不少蜀山弟子下山打探消息,一有什么端倪便会通知你等。”

第二日景天等四人便从山南下山。三日后已至渝州。长卿道:“离唐家堡后门不远处有一码头,wǒ men到那里乘船往雷州去。”

路过唐家堡后门时,景天无意间见到地上有个小皮囊,外皮闪着幽幽绿光,顿时起了财心道:“嘿,好象是什么宝物呢!”伸手便要去拿。雪见急道:“别碰!这是带读暗器!”景天吓了一跳,奇道:“你怎知它有读?”雪见白了他一眼道:“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只有你这大呆瓜,什么都不懂!”长卿道:“只要在阳光下闪着绿色光芒,多半便是读物。”景天“哦”了一声,又见雪见蹲下身子去拿那暗器,忙道:“别碰啊!你不是说它有读吗?”雪见头也懒得回,没好气道:“笨!不理你!”长卿笑道:“不必担心,她戴着鹿皮手套。”这时雪见惊叫起来:“这是读龙砂啊!这种唐家堡独门凶险暗器,等闲时都不拿出来用的,怎会丢在门外?”景天道:“看来唐家堡内出了什么乱子,多半和霹雳堂有关。”长卿道:“霹雳堂?是上回那些会变成妖怪的人么?”景天道:“对啊!”长卿道:“霹雳堂欲对蜀山不利,wǒ men最好进去看个明白。”

景天连声称是,雪见却拖拉起来道:“我饿了,先吃些东西罢。”长卿道:“这几日干粮吃完了,先进去看看,一会儿再去买罢。”景天却道:“我有几块麻糖,过去我最爱吃了,给你一块罢。”说罢从包裹中掏出块麻糖来。雪见皱眉道:“上面都是灰,脏死了,我不吃!”景天道:“真的很好吃耶!”雪见仍是不吃。景天又问长卿,长卿道:“我不饿。”再递给龙葵,龙葵伸手接过,却也不吃。景天道:“小葵,你怎么也不吃啊?”龙葵道:“我也不饿。”雪见笑道:“人家也嫌脏,只是不好意思说罢了。”

景天讨了个没趣,只得道:“真是,那我自己吃罢。”于是又拿出一块麻糖,放入口中大嚼。忽然“哎哟”一声。雪见道:“nǐ kàn,吃到沙子了罢!”景天抚嘴道:“不是,我咬到舌头了。”雪见笑道:“真是馋猫,连自己的肉都不放过!”

长卿早已不耐,打断二人道:“行了,wǒ men进去看看罢!”雪见犹豫道:“一定要进去么……我……不想再进去这里。”景天心道难怪她拖拖拉拉,原来却是为此。便拍拍胸口道:“别怕,有我和徐大哥在,他们定不敢欺负你。”雪见哼了一声道:“有徐大哥在我自不怕,多了个你,只不过是个累赘罢了。”景天不服气道:“别小看我!要不咱俩比试比试!”长卿插言道:“小天,若是点到为止,你或可胜得雪见;倘生si相搏你却必败无疑。你江湖阅历仍是不够。”雪见得意道:“看,连徐大哥都这么说!”景天挠挠后脑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于是四人进门,分头打探消息不题。●我们爱看_WoMenAiKan.com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的临时书架
  小窍门: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回车键进入章节目录!

本站作品收集于网络,仅供原创作者、读者学习,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速通知我们,我们将尽快进行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menaikan.com 我们爱看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90114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