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看小说网 > 奇幻小说 > 仙剑奇侠传三 > 第十一章 魅影魔踪 我的临时书架
  小窍门: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回车键进入章节目录!

仙剑奇侠传三在线阅读

正文  第十一章 魅影魔踪

入库时间:2010/7/22 4:24:40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的临时书架
亲,新功能上线啦!支持二维码扫描,可以更方便的用手机阅读,欢迎试用!!!
识别二维码
穿越进手机

当夜景天三人悄悄潜入刺史府,不多时便听到一间大屋内传出雪见声音。三人忙跑到屋外细听。只听那云霆道:“你当真不后悔,要与我成亲?”景天大惊失色,险些跳将起来,亏得长卿一手按住,才未被察觉。又听见雪见不耐道:“我说过多少遍了,只要你肯为我爷爷报仇,我便嫁给你!”

云霆沉吟片刻,又开口道:“既然如此,我便不再多问。不过你既要嫁给我,便须知我身世。我自小体质便不寻常,周身附带轻微雷电,虽不致伤人,却也使人畏惧,不敢接近。不仅外人,连家人也对我敬而远之。只有一个丫鬟,名叫雨舒,自小便服侍我,与我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她是唯一不害怕我、远离我的人。我父母亦知我俩情意,却又碍于门户之别,不许我娶她为正妻。好在雨舒不介意作妾,我也答应她终生不再娶……谁知成亲当夜,我身上的雷电之力竟忽然失控,将她活活烧死了!……”

雪见“氨”地惊呼一声,忙道:“后来呢?”云霆缓缓道:“这是五年前的事了。后来我的灵力一到夜间便会失控,为免伤及更多人命,父亲便张贴告示,以‘夜间有雷公除妖’为辞实施宵禁。我便白天休息,夜间出外除妖。凑巧这数月来妖物无端增多,倒使我长夜间不再寂寞……”

雪见低声道:“那位……雨舒姑娘……很美么?”云霆道:“虽非倾城倾国,但自有一番清秀之美。这里有我亲手为她画的全身像,nǐ kàn看罢。”雪见顺指一瞧墙上挂的“美人图”,果然清丽无比,别有一番碧玉之态在其中,相比之下,不禁自惭形愧。二人沉默片刻,云霆又道:“昨夜我发雷击向那妖怪时,真没看见你,万没想到你竟然毫发未伤……苍天令我遇见你这般不惧雷电的女子,实乃大幸。”雪见忽然开口道:“你要娶我,只不过因为我不惧雷电么?”云霆哑然,半晌方应声道:“你愿嫁给我,只为了替你爷爷报仇么?”

屋内又沉默下来,屋外景天却是心中暗喜,默念道:“好极!原来俱非真心实意,那我景大侠便希望大增矣!”正兴奋莫名时,忽听长卿低声道:“小心,有妖气!”景天一惊,却又听见刺史府内有人高声惨叫道:“救命呀,有妖怪!”屋内雪见惊呼一声道:“呀,你今夜没出去除妖,不会有事罢?”云霆道:“我这便去。”雪见道:“我同你一道去!”

二人刚出房门,只见阴风阵阵,飞沙走石,昏雾朦胧,浓云靉曃,数不尽的妖魔一并冲入刺史府,唬得府内众人魂飞魄散,哭爹喊娘。饶是云霆除妖无数,亦未见 过这般大阵仗,心中惧怕时,却见一只人面蛇手执长柄镰刀杀将过来。雪见怒喝一声,纵身扑上,双刺直指人面蛇面门。人面蛇连忙横刀欲挡,雪见却已跳开。云霆也缓过神来,抬手发雷,人面蛇抵挡不住,活生生被劈作两段。群妖闻到血腥味,越发狂暴起来,竟一并扑向云霆与雪见!

景天原本躲在一旁,此时哪里按奈得住,大喝一声:“不可伤了雪见!”猛地跃将出来,一剑便劈si一只熊怪。长卿、龙葵亦跃进***,一道抵御群妖。斗不多时,一个白面长须的中年男子领着一群老弱妇孺跌跌撞撞跑过来,大呼:“霆儿救我!”原来此人便是雷州刺史云垂野。云霆道:“爹爹莫怕,到孩儿身后来!”

五人合力自当非同小可,群妖如同飞蛾扑火,一触即死,但不知为何竟沙之不退,没头没脑地冲沙上来,一拨又一拨。五人连战了四个时辰,直至天明群妖方才散去。

妖物既退,云垂野惊魂稍定,向景天等拱手道:“多谢各位仗义相救,敝处上下方免遭劫难,云某感激不尽,只是不知各位深夜莅临,有何见教?”云霆道:“爹爹,这几位都是孩儿好友,不必多疑,我扶您回去休息罢。”说罢便扶着云垂野走了。

景天望了望雪见,正欲开口,雪见却背过身去,冷冷道:“你还缠着我干什么?”景天结结巴巴道:“来……来救你……一齐走嗳……”雪见没好气道:“我为何要和你走?你是我什么人?”长卿不耐道:“雪见,别闹了,wǒ men走罢!”龙葵亦温言劝道:“雪见姐姐,你误会了,我只是和哥哥说说话……”景天忙道:“对呀!小葵是我妹妹,妹妹向哥哥撒娇打什么紧?”雪见双颊绯红,却仍不肯松口,道:“你们爱怎样便怎样,关我甚事?”

此时云霆走来,对景天道:“诸位夜闯刺史府,我爹爹答应不予追究,还是请回罢。”景天不知如何应答,转向雪见道:“雪见,你当真要留在这儿么?”雪见只是不答。长卿道:“云公子,斗胆问一句,你能随手发雷,可曾随高人习得五灵法术?”云霆道:“不曾学。”长卿又问:“那你身上可有什么宝物?”云霆摇头道:“我父亲不信鬼神,从未令我佩戴宝物。”长卿道:“依我看来,这宝物定是在你体内,而且八成便是雷灵珠。我作法替你将其吸出,免去你法力失控之苦,不知意下如何?”云霆大喜道:“真的么?”

雪见拍手笑道:“那是自然!这位徐大哥可是蜀山首徒,法力高强,言出必践,没有他便谁都帮不了你啦!今后你便可以找到你喜欢的女子了!”云霆忽又摇头道:“不可。倘若数月之前我定会答应,可近来妖物猖狂,今夜若无你等相助,雷州城必不能保。今后我若失去灵力,雷州城岂非妖孽横行,民不聊生?”长卿摇头道:“不然。我观此间妖孽皆为雷灵珠而来,若仍留在你体内,必然后患无穷。如今蜀山锁妖塔不稳,急需五灵珠将其重新封印,还望云公子相助。我会通知蜀山同门来此助你守护,必教雷州城安然无恙!”

云霆沉吟片刻,终于点头道:“好!那你便作法罢!”于是长卿布下法阵,念动真言,不久云霆周身溢出阵阵紫气,渐渐汇聚至长卿掌心,很快便凝成一颗大珠子,莹光流动,果然便是雷灵珠。景天喜道:“好极!这样便有两颗灵珠了!”

忽然身后一人冷冷道:“那么想要这东西么?”景天转身一看,竟是重楼,于是嘿嘿一笑道:“你怎么又来了,每次都不打个招呼……”重楼打断道:“这东西你也有一个。”景天大奇道:“我也有?不是罢……”屈指一算道:“我的收藏品共三百八十八件,打碎了个白釉瓷花瓶,还有三百八十七件,却没这个珠子。”重楼冷哼一声道:“废话少说,想要便跟我来!”说罢右手一挥,地上便出现一个法阵。景天道:“去哪里啊?”重楼道:“天界。”景天大吃一惊道:“天界?那里不是神仙才能去的么?”重楼冷笑道:“你怕了么?”景天心想哪能在此丢脸,腰杆一挺道:“我怎会怕?”重楼道:“你想来时便来,我没空等你。”正欲离去,忽然长卿道:“阁下如此相助,意欲何为?”重楼冷冷道:“不关你事!”长卿道:“若日后找齐灵珠,封印宝塔,拯救苍生,蜀山上下必感阁下大恩!”重楼冷笑道:“人间之事在本座眼中有如蝼蚁纷争,何足挂齿!”说罢便呼地一声消失不见。

长卿转身对景天道:“小天,wǒ men去罢。”景天挠挠后脑,转向雪见道:“雪见,你和wǒ men一道去么?”雪见没好气道:“小女子现在孤身一人,怎敢违抗你景大侠?”见景天仍然一副懵懂模样,不由双颊飞红,踢了他一脚道:“就是可以啦!笨!”景天大喜。

于是四人辞别云霆,走进法阵,只见一阵金光闪亮,令人难以睁眼。少顷金光散去,四人便身处另一个所在。此处是个宽阔平台,前端有条狭长小道,远处岔道无数。平台四周是无尽虚空,无立足之地,唯有点点鬼火,光芒诡异,阴森可怖。四人正惊讶间,忽见重楼现身于前,冷冷道:“要考虑那么久吗?”景天忙问道:“这地方哪里像天界啊!你到底把wǒ men弄到什么地方来了?”重楼道:“此乃神魔之井,是连接神魔两界的唯一通道,本来只有神魔可入,不过如你等有些修为的凡人也勉强可以。”景天道:“那小葵怎么办?她是鬼啊!”重楼道:“这却容易,只须把她暂时变成凡人。”说罢右手一挥,口中不知念了些什么。龙葵忽然又惊又喜道:“啊!我有身体了!好温暖……”忙对重楼道:“我可以一直拥有这身体吗?”重楼摇头。龙葵急道:“那……怎样才能一直有身体呢?求求你告诉我……”重楼不耐道:“本座不喜多管闲事!”景天亦道:“你帮帮小葵嘛,她一直很想要个身体啊!”重楼不理,自怀中掏出一物扔给景天。景天接过一看,却是块金牌,上书一个“天”字。景天好奇道:“这是什么宝贝?难道你也知我好集天下宝物?”重楼道:“这是天界令牌。若无此物,寸步难行。”

景天爱财如命,寻思待找齐灵珠后这令牌便成无价之宝,着实光宗耀祖。心中真个是感激涕零,乐呵呵道:“你帮我这么大忙,真不知该如何感谢!”重楼却不知他心中念头,冷笑道:“我没兴趣帮你。这神魔之井下乃无间地狱,你若不慎掉了下去,可别指望我救。”景天笑道:“没事!反正每到危急之时你便会现身……”重楼大怒道:“终日指望别人相救,你何日方能强大起来!”景天被吓了一跳,不知重楼为何大发雷霆。重楼冷哼一声道:“你好自为之!”说罢便忽地消失不见。景天正惊疑间,却无端一阵头晕,只觉四周物事都模糊了起来。

恍惚间景天只觉身处一个巨大宝库中,四周金灿灿地,尽是些金银珠宝,古董字画,不禁欣喜若狂道:“哇呀呀!发财了!发财了!”正手舞足蹈时,忽然撞到一物,转身看时,竟是一尊一人多高的青玉观音!景天顿时双眼瞪得如铜铃般大,口中馋涎欲滴,结结巴巴道:“这……这般大一个……青玉观音……发了……发了……”猛扑过去要抱,谁知那观音却轻轻闪开。景天跌了一跤,仍不觉有异,两眼放光,又要扑去。不料半空忽然落下一道惊雷,打得他又是一跌,这才慌了神道:“啊呀!对菩萨不敬,遭了天谴!”连忙跪下磕头道:“菩萨饶命!菩萨饶命!小子再也不敢了……”

正磕头如捣蒜时,却听得咯咯咯一阵娇笑道:“天哥,莫行大礼,是我呀!”景天抬头一看,竟是黑发龙葵站在面前。再往四周望去,却发觉仍然身处那神魔之井中,什么金银珠宝全都不见了。景天站起身来,兀自迷迷糊糊道:“刚才还见到一大堆财宝,还有个青玉观音,怎地一下子全没了……”龙葵笑道:“大财迷!做梦都想着发财!”景天心有不甘道:“刚才我还抱了那青玉观音……”龙葵吐吐舌头,故意板着脸道:“哪儿有什么观音,你抱的是我啊,好不羞人!”景天大窘道:“我没有!我没有……”龙葵乐不可支,笑道:“嘻嘻,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啦!天哥真个可爱!”

景天心想这样是越抹越黑,只得正色道:“徐大哥和雪见呢?”龙葵却道:“我怎晓得,方才迷迷糊糊地,一清醒来便瞧见你在这儿发白日梦,也不知他们去了哪里。”

二人只得一同寻找。此处虽名为神魔之井,却见不着半个神仙,唯有大批魔怪横行。这些魔怪道行亦不甚高,极少敢来招惹景天二人;即使有些上前挑衅,也被二人轻松打发走了。

不觉一个时辰过去,景天看到前方路**站着个红衣少女,正是雪见。景天叫了声:“雪见!”兴冲冲跑上前去,却见她迷迷茫茫站在那里,神色凄苦,面颊上泪痕未干,自语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抛下我?”景天急道:“没有啊!我这不是来找你了吗?”雪见恍若未闻,边哭边怒骂道:“你走便走了,为何还回来取笑我!滚!别让我再看见你!”道罢一拳朝景天打将上来。景天闪避不及,胸口上正着,被打了个四脚朝天。黑发龙葵道:“没法子,先弄醒她再说。”水袖扬起,一道落雷正中雪见。雪见“哎哟”一声,似清醒了一些,却仍有些迷糊,呆呆道:“你们……不是抛下我走了么,怎又回来了?”景天连忙爬起道:“别怕,是幻觉呢!”雪见摇了摇头,这才清醒过来。

景天转向龙葵道:“刚才你也是如此叫醒我的么?好狠啊!”龙葵笑道:“似你这般财迷心窍,若无天打雷劈,还不知怎生才得清醒!”雪见左顾右盼,忽然叫道:“花楹!花楹呢?”只听“嘤”地一声,花楹飞到雪见面前,叫个不停。雪见喜道:“花楹,你刚才跑到哪儿去了?”花楹皱起眉头,满脸委屈地呜呜叫了一阵。景天正云里雾里,雪见解释道:“她说我方才要打她,所以躲到一边去了。”景天笑道:“可不是,你刚才连我也打了呢!”

雪见嗔道:“像你这呆瓜,被打了也活该!”忽然睁大眼道:“呀!你受伤了!”景天故作大度道:“我堂堂七尺男儿,区区小伤,何足挂齿!”雪见急道:“你胸口有血!”景天一愣,觉得似有什么东西把胸口割破了。忽然醒悟,大惊道:“啊呀!我的汉龙纹青玉佩被打碎了!”不觉悲从心来,痛哭流涕道:“青玉观音没捞着,还赔了个玉佩,教我如何是好?了无生趣唉……”方才的大度早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雪见原本还心怀内疚,见景天捶胸顿足,没完没了,心生不耐道:“行啦!我赔你还不成么?”景天兀自伤心道:“这汉龙纹青玉佩可是我替冯木匠白干了半年活儿才换来的……冯木匠不识货,才让我轻易得手……如今却碎了……”雪见怒道:“便是无价之宝也赔你!我唐女侠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快给我擦擦眼泪,别处哭去!”

景天无奈,只得作罢,三人复又上路。走了半个时辰,雪见忽然抬手指着前方道:“那不是徐大哥么?”景天定睛一看,只见远处有一座高台上站着一人,正是长卿。跑上前看时,却见长卿垂首而立,悲声自语道:“紫萱,我对不起你!倘若可以,我宁愿身si千次万次,也不愿伤你分毫……可是,为了天下苍生,我唯有如此……”三人正奇怪间,忽然重楼如鬼魅般现身,冷冷道:“假惺惺,伪君子!”长卿大怒道:“你是何人,出言不逊!”重楼亦怒道:“六界之中,唯人有情, 可以相爱相敬,但你却不知珍惜,还自命不凡,满口仁义道德!”长卿反驳道:“蜀山弟子当以天下苍生为念,岂可因一己之私,使妖孽横行,生灵涂炭?”重楼大怒道:“一派胡言!你若真心爱她,她既死了,你怎可独活?”长卿呆了半晌,喃喃道:“紫萱si了,我怎可独活?紫萱死了,我怎可独活……”重楼愤然道:“你这种人,不配做人!”

龙葵再不多言,又一记雷咒将长卿惊醒。长卿抬首一望,只见重楼站在面前,一脸鄙夷之色。正欲相询,重楼却一扬手,喝声:“魔骨,去!”只见一道绿光闪过,一个庞然大物矗立于前,重楼本人却消失不见。

这巨物有两人多高,全身几乎没有皮肉,只有两颗硕大眼珠,好似两盏灯笼闪亮,股后生条长鞭似的尾巴,遍身血淋淋地,好不骇人。那魔骨见着四人,不由分说冲上前来,扬起巨爪便要打长卿。长卿怒道:“好妖孽,敢来受死!”长枪递出,一招“乘风破浪”竟后发先至。那魔骨急闪时,长卿却变招为“横扫千军”!这原是单鞭招式,刚猛异常,若用长枪使出,则易折断枪杆。但长卿内功深湛,劲力贯注其中,使枪杆坚如钢铁。魔骨猝不及防,一根肋骨被打得粉碎,怪叫一声,向后跃开三丈有余。

景天喝道:“泼魔休走!”提剑奔上前去,一招“斧劈华山”,魔剑猛力下斩。魔骨虽躯体庞大,却极其敏捷,侧身避开。龙葵心中暗喜道:“你躲过天哥的剑,却送到我刀刃上来!”喝声“着”,诛仙斩直奔魔骨脖颈而去。只听咣地一声响,魔骨竟安然无恙。雪见赶上再一刺,叮当有声,亦不能刺入半分,反震得手疼。原来这魔骨被重楼下了硬化术,全身坚如磐石,寻常兵刃自伤之不得。唯景天魔剑锋利,长卿内力高强,方使其忌惮。龙葵见兵刃无用,便飘然退后,念起咒语,发出一记“雷动九天”。只听一声巨响,万道雷光尽皆落在魔骨身上。

景天只觉强光刺目,不敢睁眼,又听噼啪之声不绝,心想这魔骨大概已粉身碎骨。忽然听见风声甚急,睁眼看时,只见魔骨巨爪如电,直抓向龙葵!景天急叫道:“小心!”,一剑“龙上云霄”直刺魔骨面门。魔骨只得放过龙葵,向后跃开。景天定睛细看,那魔骨除焦黑少许外竟无甚损伤,不由摇头道:“世间哪来这般难啃骨头!”

僵持不下之际,雪见寻着个破绽,自魔骨身后跃到它肩上,骂道:“不信你连这对招子也刀枪不入!”道罢举起双刺,猛地刺入它眼眶中。魔骨大叫一声,双爪直爪雪见。雪见早已跳开,景天冲上前手起剑落,那魔骨双目已盲,避无可避,立时被劈作两半。

魔骨已死,长卿却仍心神不定,问景天道:“你们方才也有过什么幻觉么?”景天道:“有啊,是小葵把wǒ men弄醒的。”长卿“哦”了一声,若有所思。景天好奇道:“徐大哥,你方才梦见了什么?”长卿道:“我见到封印锁妖塔的情形,紫萱为护塔牺牲了……”龙葵此时仍是黑发,故作惊诧道:“嘿嘿,他看上你老婆了,要小心哦!”景天忙喝道:“小葵,切莫乱说!”心中却也暗自好笑道:“不曾想那家伙不可一世,竟也打紫萱姐的主意……”长卿却不置可否道:“如今还是先寻路出去罢。”雪见指着一旁道:“这不是一个法阵么?”原来重楼离去时便已留下法阵,四人忙于对付魔骨,竟未发现。
§我们爱看_WoMenAiKan.com§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的临时书架
  小窍门: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回车键进入章节目录!

本站作品收集于网络,仅供原创作者、读者学习,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速通知我们,我们将尽快进行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menaikan.com 我们爱看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90114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