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看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上古神迹 > 4.不是“昆仑”的“昆仑” 我的临时书架
  小窍门: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回车键进入章节目录!

上古神迹在线阅读

第一卷:天山神殿  4.不是“昆仑”的“昆仑”

入库时间:2010/7/25 19:24:54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的临时书架
亲,新功能上线啦!支持二维码扫描,可以更方便的用手机阅读,欢迎试用!!!
识别二维码
穿越进手机

  邹伯父的笔记本中的最后一个记录是在山西的,是这和wǒ men所预料的差别实在太大了,而且最后的那个记录是在三年以前,之后就是空白的了。笔记本尚有许多页未使用啊,依照邹伯父节俭的习惯,他不可能没有使用完笔记本就换另外一本的。而且,伯父的几本笔记本都在抽屉里,都是被伯父完全使用过的。这一本未使用完的笔记本应该是伯父最后使用的啊。但是,里面的记载却从三年前就中断了。况且,山西晋城市和贵州的关岭县也应该没什么联系,八杆子都打不着吧?

  信宏想了想,说:“我记得我爸一直都有做研究记录的习惯。为什么他从三年前就开始停止?好象他一直没再使用过这个笔记本了。”

  “这么说来,wǒ men想要弄清楚‘红崖天书’中的秘密也是很难了。”我沮丧地说。

  “也不一定,wǒ men再找找看,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有帮助。”信宏就是这么乐观的,不像我一遇到困难就马上打退堂鼓。

  于是,wǒ men把可以藏东西的地方都翻了一遍,可是还是没有什么发现。这时,信宏有些失落地走出房间,他好象又忘记了我的存在,因为他在出去的时候又顺手把门关上了。我一听见门被拉上的声音,汗毛都竖了起来。虽然,邹伯父对我非常的好,是他把我养大的,但是他的死太离奇了,而且在这个房间里我亲眼看到了他躺在床上那腐烂的尸体,所以要让我一个人待在这个房间里我还真不敢呢!我慌忙地冲过去把门拉开,跑出来后才松了一口气。

  信宏看着我,又是一脸抱歉的苦笑。可是,我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我脑子里闪现出查老馆长给wǒ men看那张相片时的情景,当时我怎么会有那样的感觉,为什么会对那张相片有这么熟悉的感觉呢。我以前应该没见过那张照片的,可是那个感觉却非常的熟悉,好像是刚才就见过了!我在心里拼命地想着,到底是在哪里见过了,怎么信宏就没有发觉呢?我回头看了一下邹伯父的房门,这才想了起来!难怪信宏第一次把我关在房间里面的时候我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劲,难怪当时我觉得那张照片是那么的眼熟,原来是那么回事。

  我急忙地把信宏拉进邹伯父的房间里,把房门关上。信宏一脸迷茫地看着我,说:你要做什么啊?”

  我把手一指,示意他看看门背后面有什么。原来,当有人推门进来的时候,他是看不到什么东西的,因为那个东西贴在门背上,wǒ men进来找东西自然不会把门关上,所以也自然看不到那样东西了。幸好信宏两次把我关在了里面,我才发现“红崖天书”的图案就贴在门背上!

  门背上贴的是一张有挂历那么大的纸,这扇门里邹伯父的床很近,可能邹伯父把它贴在这里方便他躺杂床上边看边思考吧。这张纸上邹伯父把“红崖天书”都临摹了下来,在“天书”中的两个图案下面写了两个字“昆仑”。

  “昆仑?”wǒ men俩异口同声地说出这两个字。

  “我爸不是说要wǒ men去天山的吗?这昆仑又是什么意思呢?”信宏不解。

  “可能是要解读出全部的字才可以知道这”天书“的内容吧。”虽然我嘴上这么说,其实我心里觉得这个“昆仑”并不简单,好象很久以前曾经有个人对我说过,可是迟钝的我实在想不起来了。

  “‘天书’说的究竟是什么呢?查老馆长说的大家的那几种解释似乎都可以和这个‘天书’联系上。不过,我倒觉得他们中那个夏禹治水功成后的纪念碑这个说法不大对。”信宏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禹?昆仑?我感到这两个东西似乎有什么联系。让我想一想,越来越接近答案了,到底是什么呢?对了,我终于想起来了。我跑到我的房间里,翻出了我压在箱子底下的一本我大学里曾经仔细研读过的《史记》。信宏好奇地跟了过来,说:“你拿〈史记〉做什么?啊难不成里面会有什么记载?”

  嘿嘿,这回终于轮到我在信宏的面前炫耀我的历史才华了,看来我的确很聪明呢。我故意拉大了了嗓门,说:“对,你说对了,还真有那么个记载。这还多亏我历史系的叶老师呢,他曾经和我说过的,你自己看看吧!”

  我急切地翻到了《史记》中卷一百二十三回《大宛列传》,里面司马迁引用了《禹本记》的一段话,其中有这么几句话,我指着它们念到:“河山昆仑。昆仑其高二千五百余里,日月所避隐光明也。其上有醴泉,瑶池。”

  我问信宏:“你是学考古的,你知道司马迁写的引用的〈禹本记〉,那个‘里’是现在的多少吗?”

  信宏不愧是学考古的,他想都不用想地就说出了答案:“当时古时的一里约为今天0.75里。”

  “那这里说的‘昆仑其高二千五百余里’,你算算看有多高?”

  信宏在心里算了一算,说:“那不就是差不多937500米!现在最高峰珠穆拉玛峰也不过是8848米啊,这个‘昆仑’是珠穆拉玛峰的106倍,真的吗?世界上会有这么高的山峰而不被人发现吗?”

  “哎,那当然不可能了。当时的社会你也知道的。不过,随着人们随着人们认识水平的提高,‘昆仑’所指的山也发生变化,〈禹本记〉中的‘昆仑’指的就是现在的博格达峰。它就在天山的东段,天山天池的南面啊!”

  信宏听了我的话后,马上沉默起来了。哎,还是他比较沉稳,哪像我,一点小胜利也可以把我的脑子冲成泥石流。可是他好歹也应该夸我一下啊。

  “那‘天书’中剩下的字会是什么意思呢?”信宏问我。

  “我怎么知道啊?伯父又没在上面写完!”我沮丧地回答。

  信宏郁闷地沉思着,话也不说一句。好在wǒ men能把范围缩小到了博格达峰了。不过,看来wǒ men要亲自去一趟天山才可能把事情弄清楚。这时,信宏正在把门背上的纸小心翼翼的撕了下来,他说拿着他去天山应该会对wǒ men有帮助的。当他撕下来以后,却发现在这张纸的背面密密麻麻地写着同一个字!

  

~我~们~爱~看~WoMenAiKan.com~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的临时书架
  小窍门: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回车键进入章节目录!

本站作品收集于网络,仅供原创作者、读者学习,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速通知我们,我们将尽快进行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menaikan.com 我们爱看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