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看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上古神迹 > 18.身世 我的临时书架
  小窍门: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回车键进入章节目录!

上古神迹在线阅读

第一卷:天山神殿  18.身世

入库时间:2010/7/25 19:24:58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的临时书架
亲,新功能上线啦!支持二维码扫描,可以更方便的用手机阅读,欢迎试用!!!
识别二维码
穿越进手机

  

  信宏和陈静相继从石壁上跳了下来,他们走到了Paul的身边,仔细地看来看去也实在理解不出来Paul怎么会突然间就死了。信宏检查了一下Paul的尸体却没有发现任何伤口,也没有什么病发的特征。难道恶人真的有老天收拾?这应该不大可能吧。不尽木还在王的尸骨旁边燃烧,看起来有点阴森森的,而且还夹杂着很大的腥臭味。这么大的王一下子就只剩下了一副骨架了,我真不敢相信我没在做梦。要是那群阴离红又回到这里,wǒ men也就和王一样的下场了。

  “Paul怎么会突然间就死了,这也太奇怪了?”信宏还在仔细地看着Paul的尸体。

  “难道这里真的有鬼吗?”我马上害怕起来,我说,“要不然Paul 怎么无缘无故地就这样死掉了呢 。他刚才一直待在上面的!”

  “你们看那是什么!”陈静突然大叫起来。

  我和信宏急忙地抬起头来看,因为这里的光线不是那么的充足,wǒ men只是模糊地看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从石壁上飞了出来。这个东西在后殿环绕地飞了几圈以后就朝女树方向飞去了。我在想这会不会是洞穴里的蝙蝠呢,可是那团东西飞起来的速度特别的慢,不像是蝙蝠应该有的速度。Paul的手中还拽着九穗禾,我吃力地掰开了他的手,把九穗禾从他的手里给拉了出来,这回那只猿人有救了。

  “陈静,你把不尽木踢到这边来。”信宏的语气有些急促,可能是有了什么发现。

  陈静老老实实地走了过去,把不尽木小心翼翼地踢了过来,要是我叫陈静过去踢不尽木她铁定不依,这丫头还挺势力的。不尽木滚到wǒ men身边后,信宏借着火光又慢慢地检查了一下Paul的尸体。我真不明白人死都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好检查的,信宏未免也太细心过头了吧。wǒ men是博物馆的人,不是什么法医,对着个死人我本来就很害怕了,他还在那里动来动去的,真不知道信宏想做什么。那个凶巴巴的陈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在信宏身边瞎参合,要是还是刚认识的时候陈静早撇下wǒ men自个逃命去了。我一个人坐在湿臭的地上,想着这个天山神殿的正殿会是什么样子的呢?前殿和后殿都是一模一样的,那么正殿会不会也像这两个殿一样的简陋呢,它到底是供奉哪一路的神明的?光是从前殿和后殿还真看不出来。

  “你快看,他的眼睛开始出现了暗红色的斑点。”信宏用手轻轻地拨开了Paul的眼睛。

  “会不会是他之前就被阴离红咬过?”我身子向前倾了一点,瞥了一眼Paul的眼睛。

  “怎么可能,nǐ kàn清楚没有!”陈静马上反驳我,“他只是头部有暗红的斑点而已,身上又没有!”

  我听了陈静小规模的咆哮后,睁大了眼睛仔细地看了一下Paul的头部,那上面好象开始生出了许多暗红的斑点了,这的确不是被阴离红咬过的症状。我不身子靠了过去,抱怨地说:“可是,同时怎么死的和wǒ men有什么关系?你们有必要弄明白吗?”

  信宏抬起了头,皱了一眉头:“Paul刚才一直待在上面 ,可是却毫无征兆地就死了,wǒ men弄清楚了好以防万一!难道你也想这样不明不白地死掉?”

  “那你好歹也拿样东西包着你的手吧,就这样去摸尸体,万一染上个什么什么毒出来,wǒ men岂不是要一起死?”我白了一眼给信宏。

  突然,女树那边传来了嘈杂的哭喊声。从女树声下来的人只有一天的生命,他们才一出生就被这群蛇给吃了,命运也实在太凄惨了。嘈杂声过了一会儿就开始慢慢地降低了,古书上说到了晚上女树会停止产出婴儿,现在已经到了晚上了吧。阴离红吃光了女树的人后,竟然又往wǒ men这边游了回来。我听到了红蛇缠绕在一起才发出的刺耳声音后马上跳了起来拉着信宏和陈静就往地洞里钻。阴离红瞬间就吞噬了Paul的尸体,刹那间我突然有一中很复杂的感觉却又说不上来。我的手里还紧紧地抓着九穗禾,要快一点拿给那个猿人才行。

  “你怎么往回跑?wǒ men刚从这地下洞穴跑出来,你现在又拉着wǒ men跑回来?”陈静很是郁闷也有些惊慌。

  “那里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逃了啊,难不成你还想爬上石壁像Paul一样不明不白地就这样死掉吗?”我喘着气说。

  wǒ men进入这神殿以来都是在黑暗中度过的,已经进来有多久了我也算不清楚了。我只觉得又累又饿又渴,真希望快点找到出路。如果真的出不去了,至少也要先救了那个猿人吧。wǒ men按来时的路慌慌张张地逃跑着,可是信宏却在一快从地上凸出来的石头旁边看到了Paul的一只大狗。刚才wǒ men被人群冲散了,一直没发现那两只大狗的踪影,没想到有一只会在这里。我刚想冲过去把那只大狗一起带走,陈静却用力地拉住了我。

  “你别过去,它好象已经死了!”陈静小声地说道。

  “死了?怎么可能,刚才它还好好的……”我越说越小声,我心里在想难不成它也像Paul一样突然间就死了吗?

  “不要停下来,wǒ men快跑吧!”信宏催促wǒ men。

  我犹豫地转过了头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大狗,有些不愿意离开。信宏一把抓住我的手,一个劲地就把我往猿人洞穴拉着跑。wǒ men跑回了阴暗的洞穴,那几个猿人还在。我赶紧把九穗禾扯碎了,然后急匆匆地就往受了伤的猿人的嘴里塞。它很害怕地挣扎了一下就不乱动了,大概它也知道这是它的救命草,所以嚼起来也特别用力。那阵刺耳的声音一下子就来到了wǒ men身后,阴离红果然顺着人味追来了。

  “这下好了,你还带着wǒ men跑回来,现在往哪里逃?洞口都给阴离红堵住了!”陈静愤愤地用肩膀撞了我一下。

  我知道是自己理亏,也就没和她争辩什么。阴离红一群一群地从洞穴外面游了下来,可是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一大群的阴离红在快要靠近猿人窝的时候又像前几次一样集体停了下来,都在一边死死地盯着wǒ men。这些都和在泥洞里的情况一模一样,阴离红都是在快要接近wǒ men的时候突然就停了下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阴离红是在害怕什么吗?陈静看到阴离红都停了下来,也松了一口气。信宏叫wǒ men靠在一起,先坐下来休息一下,反正现在wǒ men哪里也去不了了,就先坐在这里吧。

  “这些阴离红也真是的,要吃wǒ men就爽快一点,就这么耗着跟死囚等着上刑的感觉不也一样吗?”其实我心里却在gāo xìng这些蛇现在没有把wǒ men吃了。

  “这些蛇好象是在害怕什么?”信宏盯着那群蛇说道。

  “管它们怕什么,wǒ men也不知道,”陈静又开始抱怨道:“我只知道这里很臭。这些猿人怎么都这里大小便,臭死了!”

  有一只猿人竟然在角落方便了,我感到不好意思就把头扭到了一边,好歹它也算得上是半个人了,我不应该偷窥它们方便的。这个画面却一直在我脑海里停滞着,好象是在提醒着我被忽略的一件事情。

  “邹信宏,不知道我没还可以活着出去吗?”陈静突然语气很平静地说。

  “我也不知道。这些蛇现在没吃wǒ men,我想wǒ men还是有机会出去的。”

  “我小时候还去算过命,算命先生说我可以长命百岁的!我不会死在这儿的。”我自我安慰到。

  “那如果现在找了出口,你会马上出去吗?”信宏问陈静。

  陈静沉默了一下,说:“我想我不会出去的,因为……”

  “是因为你来这里就一定要做你那个什么仪式吗?”信宏问。

  “你也太蠢了,”我不屑地说,“什么仪式不仪式的,就你一个人来这里你不做也没人会知道的,我还记得你说过你们族里的人来这里做仪式不是都没有再回去吗?”

  “其实,我也是个孤儿。”陈静的语气开始弥漫起了一股伤感。

  我心里想这是哪跟哪儿啊,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孤儿,可这跟做不做什么仪式又有什么联系。陈静东拉西扯的想什么呢?刚想开口打断陈静的话,信宏就用肩膀轻轻地撞了我一下。我知道他是叫我听下去,所以就把已经到了喉咙的话又给死劲地咽了回去。

  “我其实根本不是什么红崖族的人,我只是被他们收养了而已,”陈静用手撑住了下巴,静静地说,“我也是听收养我的人和我说的。20多年前,有一对华裔夫妇来到了wǒ men红崖族现在居住的地方,也就是非洲的一个小村庄。当时,那个华裔女人已经怀孕了,他们在wǒ men那里住了一段时间。谁也不知道他们去那里是做什么的,那个男的早出晚归,也不知道是去了哪里,每次回来他身子上都是脏兮兮的。后来,那个女的分娩了,生下了一男一女。等那个女人身子恢复以后,那对华裔夫妇抱着那个男孩出去游玩,那个女孩就留在了村里给一户人家照顾。当时,村里的人都以为他们一会儿就会回来。可是从那时起,那对华裔夫妇就再也没出现。”

  “那个女孩就是你吗?”我轻声说道,心里却在想这也太容易猜到了。

  “因为大家都是华裔,红崖族的人就收留了我。他们其实也一直没有告诉我我的身世。直到几年前收养我的养父来到了这里做仪式却没有再回来,我的养母才把这件事告诉了我。这二十多年来养父母对我很是疼爱,我总不能让他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外面,所以我是主动要求村里的人要自己来这里一趟的。”

  我听了陈静的身世以后,心里也有些难过了。我10岁的时候父母也是出去做什么研究后就再也没回来,也是邹伯父收留了我。但是现在邹伯父似乎也是因为这里的某件东西而死了,wǒ men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我和信宏来到这里也都是想知道邹伯父是怎么死的,没想到陈静的身世竟然和wǒ men的有几分相似。不,应该说是九点九分的相似。

  “其实,我有一件事骗了你们。”陈静有些内疚地低下了头说。

  “你骗了wǒ men?你骗了什么事?”我又抢在信宏开口前问道。

  “你们连一只猿人,一只狗都要救,我想我不应该再把一些事藏起来,”陈静还是低着头说,“其实,我不是来这里做什么仪式的,族里的人是叫我来这里拿一样东西回去的。”

  “是你说的传世神物吗?”信宏问。看他那样子好象早知道了一样,难怪他一点也不惊讶。

  “我拿这件东西回去是为了报答红崖族对我的养育之恩,不是为了什么!”陈静可能害怕wǒ men误会她有什么不好的目的所以急忙解释。

  “我知道你心里想的,可是这里很危险,之前进来的人也都没回去……”

  信宏还没把话说完,那个在角落方便的猿人弄出了一个很大的屁声。我赶紧捂住鼻子,心里暗骂那个猿人太不礼貌了。信宏和陈静也是哭笑不得的样子。这画面却又停滞在了我的脑海中,是要提醒我什么呢。之前和猿人一起走出千岔万拐的泥洞的情景和现在的情景不停地重叠着。我终于想到了!我惊喜地叫了起来:“我知道了,我知道阴离红为什么不敢靠过来了!”

  

手机站==WAP.womenaikan.com||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的临时书架
  小窍门: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回车键进入章节目录!

本站作品收集于网络,仅供原创作者、读者学习,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速通知我们,我们将尽快进行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menaikan.com 我们爱看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